《生肖守护神》作者:唐家三少

免费读书小说网 http://www.haoribi.com 2021-02-23 14:30 出处:网络 编辑:都市言情
十二生肖,象征着十二个月份,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也象征着十二位守护者。十二位传承着生肖血脉的守护者。他们拥有着自身属相的能力,默默的守卫着东方。
《生肖守护神》作者:唐家三少简介:

十二生肖,象征着十二个月份,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也象征着十二位守护者。十二位传承着生肖血脉的守护者。他们拥有着自身属相的能力,默默的守卫着东方。

麒麟,东方的祥瑞,当拥有麒麟血脉的王者降临时,他将统御十二生肖为守护东方而贡献出自己全部的力量。

痞子麒麟,纵横人间,都市神话,十二生肖,尽在本书之中。

引子:决战.珠穆朗玛之颠

珠穆朗玛峰是喜玛拉雅山主峰,世界最高的山峰,海拔8848.13米。位于炎黄共和国西藏与尼泊尔王国交界处的喜玛拉雅山脉中段。山体主要由结晶岩系构成。冰川规模大,约有冰川600多条,面积达1600平方公里。是低纬度地区现代冰川作用中心。冰舌的中上游普遍发育有高大的冰塔,为珠穆朗玛峰地区山谷冰川的特殊形态。珠穆朗玛峰的北、东和西南均有大型冰斗,使珠峰成为高出冰斗底部达3000米的金字塔形大角峰。在珠峰北坡,海拔7450米处为冰雪和岩石的交界线,其下冰雪皑皑,上部因崖壁陡峭,风力强劲,冰雪无法积存而岩石裸露。峰顶常为云雾笼罩,似以珠峰为旗杠而自西向东飘动的旗帜,这是珠峰特有的气象现象,人称旗云。

此时,就在珠穆朗玛峰北坡那冰雪与岩石的交界处,有一行十几人正快速的攀登着,要知道,在海拔超过七千米以后,不论是温度,还是氧气的稀薄,都已经不是普通人所能承受的了。而这攀登山峰的十几人,竟然看上去很轻松,身上也只是穿着普通的衣着,而不是专门的抗寒服。

强劲的山风凛冽的带起一片片雪雾,正走着的十几人中,一个胖子有些不满的道:“老大,决战就决战吧,为什么选这么个地方?这里又冷又高的,难受死了。”

“你没看过小说么?当年有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决战紫金之颠,为啥我们不能决战珠穆朗玛之颠?老大,我支持你。”一个相貌英俊的男子说道。虽然在这凛冽的寒风之中,但他的声音还是清晰的传入每一个人耳中。

低沉的声音从最前面的一个人口中传出,“好了,不要多说,赶路吧。选择在这里,当初也只是随口一说而已,对于你们来说,这八千八百多米的高峰似乎并不是困难。”他的音调非常低,还带着几分沙哑,此人穿着一件暗红色的大斗篷,将全身包括头在内,完全笼罩住,从外表根本看不出他的样子,只能从声音中辨别出这是一个男子。

过了冰雪区,踏上岩石的阶段,虽然寒风更加凛冽了,但攀登起来却相对容易一些,队伍中一名身材高挑,穿着蓝色长裙的女子道:“他们应该是从南面上山的,我们是不是应该快一点赶到。毕竟,这是我们炎黄共和国的国土,岂能让那些外来人先到?”

为首的红衣人点了点头,道:“好,那我们就快赶一程,顺便也做一下战前热身。辰龙、寅虎、卯兔、午马、未羊、戌狗,你们擅长前进,带着其他人,我们加速。”淡淡的青光出现在红衣人脚下,那竟然是两团如同轮子一般的光芒,带着他的身体漂浮而起,化为一道青红色的光芒向峰顶而去。

最初说话的胖子叹息一声,向身旁一名身穿白色皮衣,中等身材,但却有着一双xiu长美腿的女子道:“老大的心情似乎很不好啊!他很少这么严肃的直接称呼我们代号呢。”

白衣女子叹息一声,用她那异常柔和的声音道:“他毕竟要面对的是自己的爱人啊!换做是谁,恐怕心情也不会很好。今日一战,不论是胜是败,对于他来说,都未必是一个好的结果。走吧,来。”她拉住胖子的手,双脚点地,竟然如同飞一般弹了出去,只是一个闪身,已经在数十米之外。

白衣女子身后不远处一名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流露出垂涎之色,“哎,卯兔这双美腿是越来越有弹力了。”

“淫虎,赶快赶路吧。小心老鼠跟你拼命。”队伍中身材最矮带着一副瓶子底那么厚眼镜的人按住前面男子的腰,一用力,身体在扭曲中竟然攀登上了他的肩膀。

“我日,为什么人家是美女,我却是你这个猥亵男。上天不公啊!”

在若隐若现的光芒之中,一行十三人只用了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就攀登上了这原本应该是最困难的最后一千多米,来到了珠穆朗玛峰的主峰顶。远远的,看着下方一片白雪皑皑,一团团雪雾带着急风不断的吹袭着他们的身体。

红衣男子是第一个来到峰顶的,独自一人站在最高的地方,看上去有着几分萧索。他们显然比对手先到了,十二个人,整齐的站在红衣男子背后,谁也不再吭声,他们的眼神都显得有些凝重。

红衣男子一直都在低着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突然,他抬起了头,身体轻微的震颤了一下,两道犹如实质一般的目光宛如利箭似的朝南方射去。

就在这时,一道曼妙的身影从下方徐徐升起,她仿佛并不需要借力似的,轻飘飘的朝峰顶中升了上来。站在红衣男子身后的十二个人自行散开阵型,形成一个半弧,红衣男子没有动,但他那实质般的目光却始终锁定在那徐徐而来的曼妙身影之上。

终于,宛如一朵祥云般,那女子飘上了峰顶,如同雪一样白的连衣长裙,她浑身笼罩在淡淡的光影中,姣好纤细的身段宛若穿上一层金黄色薄纱,若隐若现的白玉肌肤,令人无法凝视,那冰雪般纯洁清新的瓜子脸上,有着水灿的漂亮瞳眸,小巧玲珑的鼻子,略弯而饱满的樱色唇瓣,五官极尽天下之精致。修长的娇躯同样是那么完美,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肢,令人惊叹的修长美腿,玲珑的曲线在那淡淡的白色光芒包裹中,充满了神圣的气息,最为奇特的,是她那一头紫色的长发,那似乎并不是漂染的,而是天生的一般,如同紫色绸缎一般飘散在背后。此时,她的目光也正好看着那红衣男子,紫蒙蒙的眸子里充满了凄凉与无奈,细小的白牙齿轻轻的咬着嘴唇。

先前被称为淫虎的中年男子眼中流露出一丝欣赏,低声轻吟道:“二九芳年,三春美景。紫发如云,蛾眉露两行新月;红颜似玉,朱唇合一点丹砂。不长不矮,不瘦不肥。宜喜宜嗔,宜颦宜笑。薄罗衣新裁燕子,凌波袜浅衬湘裙。”

紫发女子仿佛没有听到“淫虎”的话一般,用正宗的炎黄语轻声道:“你终于还比我先到的,其实,我永远也不希望这一战的来临。”

红发男子的声音依旧是那么低沉,“但是,这却终究是会来的。毕竟,我们生肖守护神,守卫的是东方,而你们守卫的却是西方。我们的信念并不相同。”他的声音中除了几分沧桑之外,听不出任何感情色彩,甚至也无法辨别出他的年龄。

紫发女子轻轻的点了点头,低声道:“是的,为了我们的使命,我们都不能退缩。”她的右手缓缓抬起,轻轻一招,一根长柄权杖凭空落入她手中,这种外型异常古朴的权杖闪耀着金色的光泽。权杖缓缓举入空中,一道湛然金光从杖首中射出,顿时,空中的雪雾在金光的影响下瞬间消散了,空中散发着一片更加圣洁的气息。

红发男子依旧站在那里,并没有理会空中那淡金色光芒的散发,一团耀眼而霸道的红光骤然湛放,淡淡的道:“你的下属们也来了。今天,是东方十二地支与西方十二地支之战,同时,也是你与我之战。雨眸,我们之间谁也没有错,谁也都错了。你说是么?”

雨眸低下头,道:“在你们东方,划分的是十二地支,但是,我们西方却并不这么称呼,划分的方法也不一样,我们以星座为指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与你们的十二地支有所不同,我们是将黄道分成十二等份,每等份三十度,称为一段,因为每一段都曾经是传说中太阳神阿波罗的宫殿,所以,也叫黄道十二宫。”

就在这时,十二个若隐若现的身影在闪烁中从珠穆朗玛峰南坡而上,每个人都显得有些臃肿,离的近了,可以看到他们背后都背着一个巨大的箱子,不知道装了些什么。

……(未完待续)

第一章 板砖破武术(上)

炎黄共和国首都京城,是国家的政治中心,在这座大城市中,足有近三千万人口,人口密度,在全世界也算是屈指可数的。城市规模之大,足以令人叹为观止。

景山区,是京城最小的一个区县,这里的面积和其他几个市区相比,要小的多了,下午四点,正是各个学校放学的时间,景山职校门口不远的阴暗角落中,此时正站着两个人。

“老大,那小子今天真的会出现么?”说话的是一个胖子,他看上去十六、七岁的样子,大概有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看到他,很容易被人联想到,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那句话,因为,他的体形总体来说,确实像个地球仪。

胖子身边是一名看上去比他大上几岁的青年,青年大概有一米八左右的身高,与胖子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有点瘦,或许也是因为胖子在他身边衬托的原因吧,他的相貌说不上英俊,但一双细长的眼睛却正流露着阴狠的光芒,如果把他的五官任何一处拿出来单看,都会令人觉得比较失败,但放在一起,却有一种特殊的和谐,属于很耐看的一种人。

“肯定会的,那小子今天一定会来接她,这会儿她应该也快放学了,妈的,今天不出口恶气,我齐岳两个字就倒着写。田鼠,待会儿看我眼色形式。”

田鼠用力的点了点头,但眼神中却带着几分担忧,“老大,听说那小子是练武的,怎么也练了有七、八年,你说,我们两个能行么?”

齐岳拍了拍斜挎在身上的书包,道:“怕什么?别忘记,你老大我可是带着法宝来的。”

胖子嘿嘿一笑,也拍了拍自己的书包,道:“老大,看你背书包还真有点怪异的感觉。这东西似乎与你八字不合。”

齐岳没好气的瞪了田鼠一眼,道:“少废话,你老大我说什么也是初中毕业,高中虽然没毕业,但怎么说也混了两年。来了,准备。”

此时,景山职校内一个女孩儿正缓步走出来,清秀的面庞、丰满的娇躯带着几分迷人的诱惑,穿的并不是普通的校服,而是不到膝盖的短裙和一件明黄色的半袖上衣,眉目流转间,散发着几分与她年纪并不相合的风骚气息,和其他学生直接离开学校不同,她走到校门口时,朝四周看了看,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一道快捷的身影,以均匀的速度朝景山职校门口跑来,一边跑,他一边喊着,“娜娜,我在这儿呢。”来的是一名十八、九岁的青年,身高一米八左右,体格匀称,一身运动服穿在身上显得英姿飒爽,垂到肩膀的黑发梳理的很整齐,因为是跑来的,在微风的吹拂下微微向后飘扬着,相貌英俊,只是目光看上去有些闪烁,嘴角处挂着一丝坏坏的笑意。

“我也刚出来呢。”叫娜娜的女孩儿迎上英俊青年,脸上流露着甜蜜的微笑。

英俊青年直接拉起娜娜的手,低笑道:“娜娜,我可想死你了,咱们待会儿干什么去?”

娜娜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来往学生们注视的目光,媚笑道:“随便啊!不行的话,就去你家好了。”

“好啊!”英俊青年眼神顿时流露出一丝灼热,嘴角的笑容也变得淫荡起来。

“好一对奸夫淫妇啊!”阴冷的声音从角落中传来,齐岳和胖子田鼠带着一脸冷笑走了出来,他们要等的,显然就是这对年轻的情侣。

娜娜看到齐岳,脸色明显流露出一丝惊慌,赶忙躲到英俊青年背后。

“妈的,你躲什么躲?放心,老子不打女人,我只是要废了这小子。”齐岳恶狠狠的道。

英俊青年不屑的哼了一声,道:“娜娜别怕,有我呢。就他这德行的,来十个我也一样收拾。”

齐岳在距离英俊青年五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田鼠双手插腰,喊道:“燕小乙,你这傻X,居然敢抢我老大的女人,今天我们就给你点教训尝尝。”

“就你们俩?”燕小乙的表情显得更加不屑了,右腿一抬,漂亮的朝空气中踹出一个侧踢,动作极为干脆,加上他英俊的外表和那一头半长的黑发,说不出的潇洒,眼中却满是轻蔑之色。躲在他身后的娜娜似乎也不那么怕了,瞪着齐岳道:“我早就和你没关系了,你不要再来找我。我现在是小乙的人。”

齐岳冷哼一声,拉开自己的书包,把手伸了进去,胖子田鼠也做着同样的动作。

燕小乙脸色明显一变,但当着女友的面气势又不能弱,“想动手就来吧,告诉你们,我老爸可是市公安局的,像你们这样的不良少年,早就应该进去管教管教。”

齐岳脸上的表情变得阴狠起来,他从小就是孤儿,在社会福利的照顾下从孤儿院长大,没人管教,使他随着年纪的增大,心中叛逆感越来越强,虽然炎黄共和国实行的是十二年义务教育,高中可以免费上,但他终究还是没有等到高中毕业就辍学了,成为一名社会闲散人员,用普通人的话来讲,他这样游手好闲,只会打个架,喝个酒,抽个烟的,完全可以称为小流氓。这个叫娜娜的女孩儿跟他已经有一年多的交往了,虽然齐岳出身不好,但对这初恋却非常重视,可是,娜娜经过开始对他这样小流氓的依附之后,一找到像燕小乙这种又能打,背后又有靠山的,立刻就把齐岳踹了,齐岳心中不忿,今天才特意来娜娜的学校门口来找燕小乙算帐。

“听说你会武术?”齐岳斜着眼睛看向燕小乙。

燕小乙傲然道:“不错,学过几年,我师傅就是著名的北腿王,怎么,想试试我的腿功?和你这样的小流氓打架,简直是脏了我的鞋。”

齐岳伸进书包里的手抽了出来,冷笑一声,“有句话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叫板砖破武术,今天,我就让你丫的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话音一落,他猛的就冲了上去,速度之快,连练过武术的燕小乙也不禁吓了一跳,此时,齐岳手中正握着一块硕大的板砖,这自然就是他书包中的秘密武器了。

燕小乙毕竟是练过武术的,眼看齐岳拿着板砖向自己冲来,他到没有惊慌,毕竟,板砖终究没有砍刀对他的威胁大。但是,作为一个社会闲散份子,齐岳的打架经验可是燕小乙远远无法相比的,他刚一冲起来,手中的板砖立刻脱手飞出,直奔燕小乙的头扔了过去。

原本严阵以待的燕小乙顿时一乱,他本来是打算等到齐岳冲进自己攻击范围时,给他一记鞭腿的,却没想到齐岳居然会用这种方法,赶忙用胳膊一挡,他虽然练过武术,但却远远没有铜皮铁骨的水平,齐岳这一板砖力道不小,燕小乙痛呼一声,手臂已经被砸个正着。

这时,齐岳正好冲到他身前,一把接住砸在燕小乙胳膊上反弹而回的板砖,抡圆了就拍。

田鼠的动作明显比自己老大慢了几分,手中也拿着一大块板砖冲了上来,嘴里还高呼着口号,“孔子曰:打架用砖乎,照脸乎,不宜乱乎;既然乎,岂可一人独乎,有朋一起乎,使劲乎,不亦乐乎;乎不着再乎,乎着往死里乎,乎死拉倒乎!”不知道孔子如果还活着,听到这句话会是什么反应。

----------------------------------------------------------------------

新书正式开始更新了,这是小三尝试新题材的一部全新作品,第一次写都市,小三非常努力,请大家多多收藏支持小三吧,同时也请把推荐票转到这边来.本周日将在这边举行加精大会,欢迎大家参加.(未完待续)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原创和网络转载,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