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猎杀者》作者:野山黑猪

免费读书小说网 http://www.haoribi.com 2021-03-01 16:34 出处:网络 编辑:科幻灵异
主角,只是我的猎物!完成碎环任务,粉碎猪脚光环,主角气运是我的,武功是我的!谁言屌丝炮灰命,天生我材必有用。桀骜一猎主角碎,绝境揽美唯我回。林清,拥有空间唯一属性【桀骜枭獍】,神坑爹:1.进入剧情必定为路
《主角猎杀者》作者:野山黑猪简介:

主角,只是我的猎物!完成碎环任务,粉碎猪脚光环,主角气运是我的,武功是我的!谁言屌丝炮灰命,天生我材必有用。桀骜一猎主角碎,绝境揽美唯我回。林清,拥有空间唯一属性【桀骜枭獍】,神坑爹:1.进入剧情必定为路人甲、屌丝、炮灰,极度倒霉,气运为负2.专职主角之敌,兼职女主备胎,自动拉主角仇恨,且不可改善。3.每个世界三个碎环任务,完不成抹杀。神福利:独有能力【碎环】,完成三个碎环任务,便可彻底击碎猪脚光环,吸收【气运值】,兑换其技能。推荐老猪新书《神话征服者》,起点连载中!良心精品!

第1章 杯具、茶几和餐具“我这是在哪”

林清睁开眼睛,迷茫看着周围。

他趟在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笼子中,笼子正在如同电梯般缓慢地上升,生锈的铁索与缺油的绞盘摩擦,发出骇人的吱呀声。

一层,又一层。

每一层都有刺眼的灯光,照射过来,照耀在林清那张并不清秀又不俊美的脸上,晦明晦暗,刺得林清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林清适应了这铁笼中光线,却感到背上刺骨的寒意,更听到了身下鬼哭狼嚎般的声音。

他忍不住,向下看了一眼。

汗毛倒竖。

铁笼身下,是深不可测的黑暗洞穴中,只有点点如同鬼火般的熹微灯光,在劲风中摇曳,如同九幽深渊中的点点鬼幽磷火。

又湿又潮的寒风,在空荡荡的深渊中吹拂上来,打在铁笼之上,犹如幽魂哽咽,潇湘鬼哭。风力吹得铁笼摇曳不已,寒彻刺骨中,配合上面铁索发出极限般吱呀吱呀的惨叫,仿佛随时可能坠入脚下的万丈深渊,让人毛骨悚然,感到灵魂都被冻结的那种深深绝望。

林清好不容易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又抓住铁笼子的边缘,看向外面的光照之处。

一层灯光临近。

他努力睁大眼看去。

他必须弄清楚,周围的环境。

赫然,一张干瘪的人脸,出现在距离林清不足20公分处

是一具尸体,严重风干,骨瘦嶙峋,骷髅化的人脸上,大嘴张开,一根粗大的烛芯在他嘴里熊熊燃烧,照亮了他那双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睛。

那双死亡时间过长、风干惨白眼睛中,不再有痛苦,只有绝望,深深的绝望。

林清吓得几乎叫起来。

偏生铁笼上升速度极慢,那平静的干尸就这样,一点点凝望着铁笼中的林清,燃烧的嘴巴,大大张开,似乎在无声大笑,直到缓缓下去。

但下一层的灯油处,依旧是捆绑着一具风干的尸体,长大嘴迎接着林清

深渊、铁笼、囚禁、干尸、恐怖

这一切组合起来,让人难以自控。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为何到了这里”林清心中砰砰直跳。

他的记忆渐渐清晰,他叫林清,是一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考古系。

这一年,他过的并不如意。

杯具的考古专业,毕业即失业,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薪水微薄的工作,挣扎在社会底层,没前途、没钱途、没时间、没休息

这些都没关系。

只要有她在,一切就有光。

女票的名字,就叫光,大学同学。

光给他温暖和希望。

但唯一的光,挡不住现实的乌云。

坚持一年后,终于离他而去,据说家里介绍了高帅富。

她的解释话语,已经记不得,记忆中只剩下一双哭红的眼睛。

依旧那么可爱。

林清记得,自己当时很平静,没有哭,没有恨,已经没力气流泪,要恨只能恨自己。

他反复安慰光:“别担心。还是朋友。有事找我。”

光,应该寻光亮的地方,而自己这种三无的丝

却莫名其妙坠入这黑暗恐怖的地牢深渊

这样命运安排,简直是绝配,对吧

看到一层一层的干枯尸体,嗅着空气中似有似无的尸臭,林清的身体在上升,心,却一直在下坠,仿佛坠入无底深渊。

毫无疑问,他身处绝大险境,这些干尸的来历与铁笼主人,有莫大干系。

想到离开自己的光,他反而有一种隐隐的气苦快意。

不知她听到了分手一周后,自己失踪或死亡的消息,会不会有那么一刹那,伤心难过

“好极”林清缓缓站了起来,脸上的恐慌渐渐消失,嘴角浮现出一丝平静自嘲的微笑:“让哥看看,还能倒霉到什么程度”

千古艰难惟一死。

已经混得这么惨了,再惨不过是一死。

还能惨到哪里

铁笼突然震动了一下。

他一个踉跄,险些倒在地上。

铁笼子,停了下来。

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就这么停在了半空中。

一道深绿色的光芒,从旁边骤然射出,照射在林清的身体上。

林清低头看去,自己身体的骨骼、脏器、血管、神经都历历在目,分毫毕现

“这是什么鬼”

“扫描分析开始”

“空间编号3636364号,人类,男性,22岁,b型血,无显性基因疾病。基因强度,中等。肌肉4,反射4,体质4,智商5,精神4,魅力1。评级,大路货。分组建议,平民分组。”

“自带生活技能考古知识第四级:古物辨识、古代陷阱几率大幅增加。”

“怎么回事”

林清透过绿光,勉强看得清楚,这周围的环境,赫然发生了变化。

这里是一个庞大无比的空间,周围貌似有数之不尽的红色仪表盘和频幕荧光,正在闪动,如同黑夜中盯着自己的大群恶狼,那充满恶意的成片红色狼瞳。

林清突然感到,自己仿佛一只实验小白鼠,被冰冷的器械抓住尾巴,倒提在半空中,任由实验人员以冰冷无情的科学眼光,肆意查看,决定注射哪种基因药物,再拉去做切片

那种命运完全不由自己掌握的感觉,是最大的绝望和恐慌啊。

“你们滚”林清一拳砸在铁笼子上:“放哥出去”

但这无济于事。

那声音依旧一成不变地按部就班,念着。

“基因属性侦测中”

“气质、秉性、学识、心理、潜意识、真我数据收集中”

“方案a,基因属性与空间数据库数据化同步匹配中”

“哔匹配出现错误”

“方案b,寻找替代近似属性匹配。”

“哔匹配出现错误”

“方案c,随机分配空间属性。”

“哔匹配出现循环错误”

“空间属性数据库,没有相匹配的数据。”

“严重错误。”

“系统自检程序启动”

一直刺眼地闪耀着的仪表盘红灯,突然成片成片熄灭了。

林清暗暗攥紧了拳头,快意想着:“贼死鸟,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坏了最好。”

足足停顿了5秒钟。

一声嘀声响起,似乎系统重启了。

“应急方案启动。空间属性自定义开始生成。”

“空间唯一属性桀骜枭獍生成”

“属性数据化开始”

“空间唯一属性桀骜枭獍,具有极大负面效果:

1.你的性格桀骜不驯,暗含枭镜气性,穿越进剧情必定身份低微,注定为路人甲、小人物,气运极差,霉运连连,天生为杯具、丝、炮灰。专职主角之敌,兼职女主备胎。

2.因骄傲不逊又暗含枭镜之心,主角与你关系注定极差,自动拉主角仇恨,且几乎不可改变。

3.每个世界,你必将完成三个碎环任务,完不成将被抹杀。”

林清:“”

穿越这个名词,身为宅男他并不陌生,但生前是杯具丝,进入这鬼地方,似乎还可穿越,居然是万年铁打的杯具,这岂不是传说中的大茶几

一时的丝,是杯具。

一辈子丝,是摆满杯具的茶几。

铁打轮回的丝,是餐具惨剧吧

林清脑门青筋暴起。

这鬼地方,太欺负人了,都把人抓起来囚禁了,还要这么作弄自己,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空间唯一属性桀骜枭獍,具有一定正面效果:

1.免疫任何主角光环作用,压制主角光环的效果。主角将无法魅惑、鼓舞、鼓动你为其做事,主角的气运在你的面前受到压制。压制效果视桀骜枭獍属性等级而定。

2.独有能力碎环,每个世界完成三个碎环任务,便可击碎主角光环主角光环被击碎后,将转化成空间独有通货―气运值,被你吸收。

3.气运值可兑换任何主角技能,剧情中允许兑换的稀缺物品,甚至兑换剧情女主角无论其愿意与否”

林清只觉得自己胸前一热,那股火热滚烫地他五内俱焚,大叫了一声,便倒在地上。

意识渐渐模糊。

世界

主角

是干嘛拍电影么

就在此时,仿佛完成了一件很耗费心力之事,铁囚笼再次开始了徐徐启动上升。

迎接自己的,到底是杯具、茶几、餐具还是洗具呢

在黑暗中,林清昏了过去。

第2章 夺命而逃!巧遇母女!

“咣当”

铁笼子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

昏迷中的林清被震动了一下,意识渐渐清醒。

“吧嗒”

铁笼子上,两扇盖子被打开了。

刺眼的光,倾泻而下。

林清刚适应黑暗的眼睛,在强光下忍不住闭上。

耳边听到了一片喧嚣咒骂声。

“新人上来了”

“最好多来几个年轻女人”

“女人都是老大们的,也轮不到你贺老四。”

当笼子停稳,林清勉强睁开眼睛。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张张脸。

一张张兴奋,贪婪,激动的脸。

看清了笼子中的情况,人们纷纷骂了起来。

“怎么这次只有一个还半死不活的”

“不应该啊,以往最少都是10个。不过活着的最多7、8个。”

“一个没所谓,别抢,这次人是我们南山兄弟会的。”

“放屁是我们洪帮的。”

林清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学历史的,怎么觉得这是奴隶主在贩卖人口集市上,挑选奴隶的眼光节奏

人群的争论,升级为争吵,以动手告终。

自称南山兄弟会和洪帮的两个壮硕男人,挥动铁拳,打了起来,甚至从上面跌落下来,砸的铁笼子一晃一晃。

两人肆意辱骂,似乎将林清看做了一只待宰的鸡,谁赢了顺手一掐脖子,就地拎走。

林清眉棱骨突突跳了两下。

这个神秘空间给他的评价是桀骜枭獍,所谓外貌桀骜,内含枭镜,说到底,这些都是过去形容不守规矩、桀骜犯上的词汇

就算林清出身不过一个丝,但也绝对是极有脾气,极有个性的丝

眼看着这群人莫名其妙守在铁笼子前,跟人口贩子似的等待抢夺自己,他如何肯干

在上面人们肆意哄笑的加油助威声中,两人越打越是来劲,鼻子嘴角都打出血,依旧恶斗不止。

但林清只是躲闪开两人的拳头,并不乱动。

两个壮汉彼此厮打,终于倒在地上,扭打缠斗,却不防林清一个箭步,狠狠踩在上面壮汉的肩膀上,就势一跃,便把住了铁笼子边沿,跳出了高达两米的铁笼子

林清来不及多想,一头撞开了看热闹的人群,发足狂奔,便朝一个方向逃去。

就算有人大声叫嚷什么,试图拦在林清的面前,也被他一拳狠狠砸在鼻梁子上,惨叫一声,被林清创出一条路,飞奔而去。

那两个壮汉在下面打生打死,却不提防这送上了的肥鸭子,居然张翅膀飞了,急的大叫怒吼,却彼此掣肘,一时间谁也上不去,居然没能抓住林清。

林清,在“街道”中狂奔。

之所以说是街道,因为这里有建筑,有人群,但建筑都是低矮简陋的草棚房或木板房,凌乱不堪,简直比林清见过的最贫困的平民窟还要脏乱差。人群则是面容麻木,衣不遮体,甚至能看到有些暴徒在建筑的阴暗角落,甚至是当街行凶,殴打、抢劫,还有,一声声哭喊惨叫,在各处响起。

铁青色的天空中,一声霹雳响起。

伴随着雷霆霹雳,阴沉的天空中丝丝雨滴,无边无际朝拥挤、肮脏、罪恶的街区,倾盆而下。本就狭窄泥泞的街道,顿时变成了一片水洼泽国。

此处城镇,似乎面积不小,林清明明跑了十几分钟,依旧看不到任何边界。

但隔着铁青色的雨帘,林清能勉强看到,远处一片黑压压的,似乎是山脉,又似乎是城墙的存在。

林清清楚,那所谓的“南山兄弟会”或者“洪帮”,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他一刻不敢停歇,在雨中急速奔逃。

这场雨,下的很及时。

后面暴徒追击自己的难度,无疑增大了很多,看热闹的眼线,无疑减少了不少。雨下的越大,自己逃过此劫的可能性越大。

他一边飞奔,一边留意观察周围门板房。

这里的暴徒,势力似乎很大,一味逃走不是好主意。加上他体质弱,在倾盆大雨中,就算凭借一时勇悍之气,能坚持下来,事后也非大病一场不可。

能找到一个藏身之处,再好不过。

林清正在无头苍蝇般乱撞,却听到了身后雨中,有人声嘶力竭叫道:“方队,那新人小子逃了”

“跑不了他这里是南城,我们兄弟会的地盘。”

“方队,几个组的老大都说了,抓住此人,赏10点补给点。”

“抓10点够兄弟们爽几天了”

他们似乎故意说给林清听,一步步狞笑着逼近过来。

林清心中发急。

好不容易从暗无天日的地牢,升到了地表,却到了这无法无天的所在,眼看就要被恶人欺凌,自己怎么甘心

他急中生智,眼睛一转,已经看到了旁边有一处简陋的木屋。

木屋无意做坏事”

那女人温柔道:“嫣然,别这么说么。这屋子也不是我们的。我们只是暂居在此藏身。人家进来也没什么”

她又咳嗽起来。

她越是这么说,林清越是过意不去。

他低声道:“我是第一天到这里。后面有人追。”

那对母女,一听到这话,脸色顿时煞白。

女人虚弱惊呼道:“你你居然是新人跑掉的”

嫣然一咬下唇,上来一把推开林清:“你给我出去快点出去别给我们招祸。还嫌我们不够倒霉么”

就在此时,外面听到了有人在雨中的大叫声。

“方队,那兔崽子,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肯定在周围,藏起来了,给我搜”

听起来,足有十几个人。

狼叫豺声,虎狼屯于壁阶。

林清看到,听到“方队”的声音,那对母女的脸色,苍白了起来。

嫣然的眼中,噙满了泪水,倔强逼视着林清。

在这一刻,林清在嫣然的侧脸上,突然联想到了大话西游中的紫霞仙子。

当年,她看着至尊宝时,那种凄凉心碎、柔肠百转的表情,恰好就是嫣然此时的表情。

嫣然形容尚小,但是个绝世的美人胚子无疑。她是个v字小脸,鬓若刀裁,长睫毛大眼睛,黑白分明的美瞳中,本该天真烂漫的花季少女,却有着一丝挥之不去的忧愁阴霾。

林清叹口气,转头看向后面。

这屋子本来只有一个门,没有窗,但问题是到处破洞,后面似乎用报纸勉强糊住了一个洞口,可以爬出去。

“我走”林清快步走到洞口,向外爬去。

那女人的目光,温柔了下来。嫣然的目光,也有些黯淡。

事实证明,这个闯入者真的不是坏人。

但她们母女已经是自顾不暇,实在救不了别人。

林清钻入了洞口,刚钻了一半,突然听到了门被拍得砰砰作响。

“开门”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叫嚣起来:“我是方领成,兄弟会搜查”

嫣然的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

...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原创和网络转载,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