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天路》作者:萧潜

免费读书小说网 http://www.haoribi.com 2021-02-23 17:13 出处:网络 编辑:武侠修真
《歧天路》是一本连载在鲜网文学网的修真小说,作者是萧潜。故事讲述他是一个来到地球企图游戏人间的大魔尊,他则是个视打架闹事为家常便饭的小夥子,当大魔尊决定收小夥子为徒的那一天起,不管是修真、修仙、修神或
《歧天路》作者:萧潜简介:

《歧天路》是一本连载在鲜网文学网的修真小说,作者是萧潜。故事讲述他是一个来到地球企图游戏人间的大魔尊,他则是个视打架闹事为家常便饭的小夥子,当大魔尊决定收小夥子为徒的那一天起,不管是修真、修仙、修神或甚至修魔的世界,就已经埋下一颗无法预料的超级炸弹。

第一章 游戏人间

银河系,一个赤红‘色’的无名星球。

这是一个火的世界,整个星球就像一个巨大的火炉,到处是燃烧的烈火。

奇怪的是那个年轻人,他的面目异常俊美,浑身上下散发著一股邪气,四处飞溅的岩浆,距离他五米开外便跌落下来。

他凌空悬在离地半米高的空中,惬意地来回飘‘荡’著,嘴角‘露’出邪邪的笑,自言自语道:跟我斗哼哼,我赤明是什么人你一条小小的火泥鳅,还敢跟我斗!看我炼化你

赤明歪著脑袋,眼睛盯著不远处一个岩浆形成的火湖。足有上千平方公里的岩浆湖面翻腾不休,大股岩浆冲天而起,轰隆隆的爆鸣声响彻天地,大地随之颤动,墨黑‘色’的巨大岩石腾起阵阵白烟,不时发出炸裂声。

这一切对赤明似乎毫无影响,他就像是坐在鸟语‘花’香的仙境裏,悠然自得地瞄著翻腾的岩浆湖面,好像在等待著什么。

远处岩浆奔流的湖面上空,悬著一条泛著七彩光华犹如娱蚣般的神器,强烈的光华,将暗红‘色’的岩浆湖面映照得光怪陆离。

赤明已经在此等了十来天。岩浆湖面上除了涌动的岩浆流,就是不断喷‘射’出的大股岩浆,时常有巨大的岩石被喷‘射’到空中,只要接触到那条七彩娱蚣,就会被无形的劲力击得粉碎。

赤明无聊地甩著手,兴致上来的时候,便凝起一大团岩浆扔向远方。他显得百无聊赖,脸上不时浮起奇怪的笑容,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突然,大地一阵剧烈震颤,几道岩浆喷涌而出,不远处一座岩石形成的山裂了开来。又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那座石山炸裂开来,火红的岩浆犹如喷泉一般‘射’到空中。

岩浆湖面翻腾得更加厉害,陡然间,无数条银‘色’的细线从岩浆裏窜出。赤明大喜过望,他嘿嘿笑道:到底还是忍耐不住啦,哼哼,小泥鳅,我看你还能逃到哪裏去!

他依然停留不动,眼睛死死盯著前方。一条虚影渐渐浮现在岩浆湖裏,在热流升腾扭曲的光线裏,显得很不真实。

赤明咧嘴笑道:小泥鳅,你终於忍不住啦,嘿嘿,神器的,你岂能抵挡。

他说的小泥鳅,可不是真正的小泥鳅,而是著名的神器守护灵兽——大炎灵兽。仗著天金砂的防护,它隐身出现了。

大炎灵兽快速扑向空中的神器。

赤明陡然在原地消失,眨眼间就出现在灵兽的下方。

他得意笑道:还敢隐身!给老子现身吧!去!两手各‘射’出五道金光,彷佛扒开一层‘迷’雾,一声爆裂,大炎灵兽显出原身。

赤明乐得哈哈大笑:小宝贝,这次看你往哪裏跑,乖乖的过来吧!

大炎灵兽灵‘性’十足,它似乎知道大事不好,再也顾不得空中的神器,掉转身体笔直地向下俯冲。只要能回到岩浆湖裏,除非赤明毁掉整个星球,否则就很难抓获它。

这是一只美丽的灵兽,细长灵动的身体,赤红‘色’的尖喙,流线型的背脊上贯穿著七条金线,钴蓝‘色’的头冠闪著淡淡的光华。

它有三对淡金‘色’的翅膀,扬动时将周围的天金砂环绕全身旋转,用来防护身体,两只金‘色’的眼珠,掩饰不住惊恐的神‘色’,它知道自己的大劫到了。

赤明大喝道:凝!

就这一个字,时间彷佛停滞不前,地面奔腾的岩浆流也似乎停止不动,天地间一片宁静,只听赤明的大笑声在空中回‘荡’,他将方圆几百公里的地面都禁制了,而唯独没有阻止大炎灵兽。

轰!

美丽漂亮的大炎灵兽一头砸在岩浆湖面上,周身的天金砂,竟然在身边堆积起来。被赤明禁制的地面比铁铸钢浇的还要结实,即使这样也被它狠狠地撞出一个大坑来。

大炎灵兽更加惊慌,它现在知道天上的神器是有人‘操’控的,可是又回不到岩浆湖裏,它慌‘乱’地向外冲去。

半空中,赤明拍著大‘腿’,乐不可支地说道:哈!小泥鳅,水没啦哈哈!

他一指空中的神器,刹那问,七彩光华笼罩下来。大炎灵兽绝望地挣扎著,渐渐被神器的光华吞没,身体逐渐收缩变小。

赤明连续不断地打出神奕力,一道道刺目的金光‘射’在大炎灵兽身上。眼看著大炎灵兽一点点缩小,他得意地说道:小泥鳅,我该把你炼制成什么呢?思,要赶快,万一压缩过头那可就亏了,嘿嘿,让我想想。

他仍然不停手地‘射’出神奕力,不过速度明显放慢。

须臾间,赤明兴奋地大叫一声:有了,嘿嘿,大炎神剑应该不错

堆积在地面上的天金砂陡然飞起,快速将大炎灵兽包裹起来。随著赤明神奕力的灌注,大炎灵兽终於应劫,被炼制成一把神剑。

刚成为神剑的大炎灵兽,灵‘性’一点也没有丧失,对赤明仍怀有无比愤怒的情绪。

随著一声清脆的震鸣,大炎神剑化作无数道炙热的火流冲击过来。

赤明忍不住骂道:小泥鳅,敢对老子撒野,真是胆大包天!嘿嘿。

他一声怪笑,伸手便向火流抓去,一只金‘色’的大手飞出,笔直地迎向大炎神剑。

霹雳一声巨响,大炎神剑发出连续不断的震鸣,接著便出现在赤明的手中。只听他嘿嘿笑道:小东西还不服气,老子可是曾经的赤明庞尊,要整治你还不是小菜一碟?咦?够倔强的,还不服气?好,再来!

大炎神剑的模样美丽到了极点,细长的剑身上有七条隐约可见的金线,赤红‘色’的剑尖散发著灼热的光华,剑身的两侧并排著三对收拢的金翼,似乎随时可以展翅飞翔,剑身上密布著比米粒还要细小的六角形纹路,裏面彷佛有水银在流淌。

大炎神剑长一尺八寸,也只有赤明这样的修神者,才能炼制出如此高明的神剑。

大炎神剑在赤明手中不停地跳动,不时有火焰从剑尖‘射’出。

赤明毫不在意地把玩著,不断将神奕力充人剑体。由於大炎神剑的抵抗,他还无法使用这把绝世神剑,虽然可以强行抹去神剑的灵‘性’,但是这样一来,就失去了炼剑的目的,一把没有灵‘性’的神剑,赤明是不屑要的。

三番五次的连续失败,惹得赤明心头火起,这家伙魔尊的脾‘性’未政,恼怒之下,竟然将大炎神剑的灵‘性’暂时封闭起来。

他气哼哼地说道:算了,就让你在剑体裏修炼吧,反正老子也不缺兵器使用简直比我大哥还倔强,哼!

他伸手一招,天空中的七彩神器落在手中,随手挥去,一连串的金‘色’霹雳向四周飞出,轰然声中,岩浆重新爆发,岩浆湖又开始流动。

解除了布置的禁制,赤明闪身来到高空中,即刻就失去了踪影。

太阳系,冥王星。

一道刺目的金光闪烁,赤明显出身形,他察看了一下定星盘,心想:终於到了,嗯,这就是大哥的家乡对了,那是地球,去看看见见大哥出生的地方,顺便收一个徒弟玩玩,最好比大哥修炼得还要快应该很好玩,嘿嘿,反正闲著也是闲著。嗯,大哥曾经说过,叫什么来著对,游戏人间!哈哈,去玩玩。

赤明直接在一个大城市中现身,还好他落下的地方无人看见,那是三十一层茉京大厦的顶楼天台,而且是在凑晨时分。

他对现代化的城市倒是不陌生,原界裏也有几个科技非常发达的星球,这样的摩天大楼多得很。

稍稍思索了片刻,赤明消失在摩天大楼的天台上,眨眼间就挪移到一家大型超市裏,东挑西捡地搜罗著适合自己的衣物。

他从来没有购买过东西,想用什么就去找,找到了就拿,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够阻止得了他的行动,真正可谓是为所‘欲’为。

先找到内衣‘裤’的‘精’品柜台,他翻看了一下,随手拿了几打汗衫之类的小物件,扔进储物手镯裏。

他根本不用走路,都是用瞬移来搜寻,而且几乎是隐形状态,在超市的监控影像裏,只见一个鬼影似的东西忽隐忽现。

很快,他就搜罗了一大堆外衣‘裤’,有各式各样的西装休闲衫皮大衣,还有羽绒衫之类的厚实衣服。

在烟酒柜台,他又将柜台上展示的各类白酒红酒一扫而空,全部扔进手镯裏。喝酒这个坏习惯,还是仙人侯霹净教会他的。

当看见柜台裏一条条香菸时,他开心地笑了:原来这裏也有这玩意儿,哼,上次他们孝敬我的香菸都‘抽’完了,正好都是老子的了。

他将所有的香菸雪茄全都扔进手镯,随手撕开一包菸,‘抽’出一根叼在嘴上,伸出一根手指,一缕火焰随即冒出。

他美美地吸了一口,一支香菸瞬间从头烧到尾。他长长的吐出一道浓烟,歪著头嘀咕了一句:嘿嘿,‘挺’好玩的东西。一根菸蒂落在地上,人却已消失不见。

再一次现身的地方,是一家银行的地下金库,赤明眉开眼笑地将成捆的钞票扔进手镯。

他早就听大哥李强说过,在世俗界没有钱就寸步难行,虽然他可以不吃不喝,用不到什么钱,但是要找人做事,没有钱可不行,因此银行他是无论如何要来光顾一下的。

赤明将金库裏的钞票清扫一空,连装硬币的布袋都扔进手镯裏,金库裏面乾净得连一张小纸片都找不到。

看著空‘荡’‘荡’的金库,他得意地邪笑一声,向前迈了一步,彷佛一下子融进了空气裏。

据说第二天银行职员打开金库,差点没被吓死,金库裏乾净得不可思议,原本叠放整齐的钞票连影子也不见。察看自动监控的影像,只有一个模糊的人形影子,然後就看见钞票一叠叠的凭空消失。

无人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找不到任何指纹和脚印,也找不到任何一根掉落的头发。这是一件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案子,後来成了一桩无法破解的悬案。

赤明此时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中等城市。

他身穿笔‘挺’的黑‘色’西装,口袋裏‘露’出一方雪白的手帕,长发在脑袋後面扎起,戴著一副时髦的墨镜,嘴裏叼著一根雪茄菸,不伦不类地在大街上晃‘荡’,光可监人的黑皮鞋,定在路上哢哢作响。

他老人家也不想想,凑晨三四点钟,有谁会在大街上逛马路。

大街上空无一人,赤明觉得很无趣,心想:没人怎么收徒弟

喂!

站住!

一辆巡逻车停在他的身後,两个巡警拉开车‘门’走了过来,其中一个问道:你嗯,请出示身分证件。

那个巡警发现这个人穿戴整齐,不像是街头‘混’‘混’,说话的语气顿时客气了一点。

赤明大喜,有人陪著说话,他当然欢迎,他也不管对方是什么人,晃到那个巡警身前,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啊,小夥子,这裏的高级宾馆在哪裏?

这也是李强大哥说过的,到了世俗界,有钱人都住高级宾馆。

那巡警傻了眼,他都快五十岁了,头发‘花’白一片,这个年轻人竟然叫自己小夥子。

他指指自己的鼻子,说道:你你说我是什么?

他身边那个巡警,看上去像是刚从警宫学校出来的学员,噗哧一声笑道:队长,他叫你小夥子,哈哈。

赤明笑道:是啊,小夥子。

那个巡警满脸都是皱纹,苦笑著扭头道:原来是个傻子好了,别闹了,你家在哪裏?这么晚还在街上逛,最近晚上可不安全,遇见小‘混’‘混’,小心把你扒光了扔在街口。他略带恐吓地说道。

赤明差点笑喷了,把他当成傻子,那天下人不就都是傻瓜了。他嘻笑道:真的假的,说不定是我扒光他们哦。

老巡警摇摇头,说道:上车吧,我们送你回家。

赤明很听话地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那个年轻巡警阻止道:喂,坐到後面去,这是我的位置!

老巡警打开车‘门’,坐到驾驶位置,说道:小林,算了,让他坐吧,你不看他有点傻嘛。

小林嘀咕道:什么人啊,穿得人模人样的,却傻乎乎的哎,算我倒楣,第一天上班就遇到这样的活宝。

他打开後面的车‘门’坐了进去,那裏通常都是给嫌疑犯坐的。

赤明开心不已,他有几十年没有和人说过话了,经常一个人自言自语,见到这两个员警,他觉得很兴奋。

老巡警问道:小夥子,你家在哪裏?说吧,我送你回去。

赤明笑嘻嘻地说道:我不知道啊,我刚刚到这裏,哪裏有家可去?

老巡警感到有些头疼,这个小夥子难道是真傻?他苦笑道:我们要下班了,没时间和你闲扯,你家在哪裏啊?要嘛给我看一下身分证也行。

赤明更加乾脆,他两手一摊,笑道:我没有身分证。

小林说道:送他回局裏去,让调查科的人查一下。

老巡警也没办法,说道:好吧,先回局裏累死了,年纪大了熬不得夜,唉

他伸手捶捶自己的肩膀,发动巡逻车,掉转车头向局裏开去。

一路上就听赤明一个人在唠叨,什么小夥子看上去怎么这么老态,什么你身体好像比较弱,最後还断言老巡警有病,而且还病得不轻,建议让他来治疗,两个员警被他搞得不胜其烦。

好不容易熬到警察局,赤明仍在唠叨不休。

那个老巡警为人厚道,不想闹得不愉快,反正是公事公办,没必要为了这个生气,连哄带骗地将赤明带进了警察局。

老巡警大约祖上烧了好香,从见到赤明起,就没有想过要欺负他,一直好言好语地劝说,给赤明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那个小林却瞪眼的没有好脸‘色’,但他只是一个实习员警,没有什么权力,一切都要听从老巡警的安排。也多亏赤明的心情不错,没有计较他的态度,不然赤明吐口口水就能要他的小命。

调查科很快就得出结论,这人没有户口,指纹没有档案,虹膜没有档案,查不出他是从哪裏来的。

老巡警下班的时候,特意到调查科去看了看,只见赤明靠在桌子边,和调查科值夜班的小‘玉’姑娘聊得热火朝天。

这家伙面容俊秀,气质特别,是个少见的美男子,把值班的小‘玉’姑娘‘迷’得晕头转向,连老巡警进来她都没有注意,还在叽叽咕咕地说个不停。

赤明扭头看见老巡警进来,嘻嘻笑道:小夥子,下班啦?

小‘玉’姑娘被他逗得咯咯笑,说道:小夥子?哈哈,他是我们老队长,秦名队长,为人最好了,年纪比我爸还大,你怎么叫他小夥子啊?

赤明笑道:叫他小夥子就是让他返老还童啊,呵呵。

小‘玉’姑娘满脸不信地说道:别瞎说了,返老还童?你吹牛的吧,对了,赤明哥哥,你到底是从哪来的,我怎么也查不到你的资料,你不会是外星人吧?嘻嘻。

秦名心想:连赤明哥哥都叫得这么顺口,看来这小夥子不傻嘛。他说道:小夥子,你这样不行啊,不说是什么地方人,又不告诉我们你住哪,你说怎么办?

赤明随口笑道:要嘛住到你家去?

秦名苦笑道:到我家去?心裏寻思,我家又不是收容院,可是这小夥子怎么看也不是一个可归的人。

秦名想了想,说道:算了,跟我走吧,先到我家住几天,什么时候想起来家在哪裏,我再送你回去。

赤明无所谓道:好吧,那就到你家去看看啊,小妹妹,以後有空再聊哦。

小‘玉’姑娘羞红了脸,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怎么会和这个陌生人聊得如此投机,和他在一起,值夜班的时间都过得很快。她略带羞涩地说道:好啊,赤明哥哥,有空我会去看你的。

走出警察局,已经是早晨六点多钟,赤明跟著秦名上车回家。

秦名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一个无意之举,竟捡了一个无价之宝回家。

在路上,秦名发现赤明变得沉默不语,忍不住问道:小夥子,怎么啦?是不是想起家在哪裏了?

他当员警多年,像赤明这样相貌英俊穿著得体,怎么看都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却又可归,这还是第一次见识,他百思不得其解。

赤明摇摇头,说道:小夥子,这是什么城市?

秦名差点把车开到安全岛上去,他咳嗽了一声说道:你你真是一个怪人,不会不会是真不知道吧?他心裏嘀咕:哎,是傻子还不要紧,别是一个‘精’神病人就麻烦了,看著不像啊,奇怪。

秦名回答:这是海州市。

赤明也不知道什么是海州市,他煞有介事地点头道:哦,是海州市。

秦名觉得这家伙在装傻,人都在海州了,还不知道自己在哪裏。他苦笑著摇了摇头。不一会儿,就到了家‘门’口,他停好车,说道:跟我走嗯,我家比较简陋

赤明毫不在意地说道:没关系,我无所谓。

他的确是无所谓,再严酷的环境他也不在乎,人世间的任何东西,都不会让他真正动心,他只是在游戏而已。

秦名居住的地方是一个居民小区,这是一个很老的小区,绝大部分楼房都是几十年前修建的,看上去破旧不堪。

他住在小区东面的一幢楼房裏,是最裏面的一楼,旁边就是围墙。他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赤明紧随其後跟进‘门’。

房间裏收拾得很整齐,家具虽然破旧,却擦得乾乾净净。房子的面积还蛮大,有三间卧室,一间‘挺’大的客厅,还有一间是小饭厅,厨房裏飘出一股稀饭的香味。

一个中年‘妇’‘女’从厨房出来,一瘸一拐地来到客厅,一眼看见赤明,不由得一愣道:老秦,这位是

秦名道:哦,是一位朋友,准备在我们家住几天。他对赤明道:这是我的老伴,姓龙,你叫她龙大嫂吧哎呀,累死了,有什么好吃的,给端上来吧,呵呵。

赤明笑了笑,让他叫大嫂,实在比较夸张,不过他是抱著玩玩的心理来的,所以很客气地叫了一声:大嫂好,嘿嘿。心裏忍不住偷笑:乖乖,小丫头你也不怕折寿,我可是大魔尊的来头。

龙大嫂急忙道:不客气,不客气,你先坐坐,我马上端早饭来,老秦来一下。她似乎有话要说。

秦名道:你先坐一下,我马上来。他脸上‘露’出一丝歉意,跟著老伴走进房间。

赤明微微一笑,坐在沙发上,清楚地听到了秦名夫‘妇’的对话。

老秦,昨天家裏收到法院的传票,唉,天儿在外面打架,手臂被打断了

什么?这小兔崽子啊?手臂断了?怎么回事?

唉,他把一个人的头给砸了一个‘洞’,还把另外一个人的肋骨打断了一根,那两个人已经告到法院,这次天儿闯祸闯大了这下可怎么好?

唉,这孩子不学好啊,大学才毕业不到一年奇怪,怎么没人通知我

要不是老张打电话来,我也不知道,小天搬出去以後

赤明嘴角‘露’出一丝邪笑,小声嘀咕道:有意思,嘿嘿,实在是有意思秦名‘阴’沉着脸走出房‘门’,脸上的皱纹显得更深了。他匆匆忙忙吃完早饭,来不及休息,叮嘱了老伴几句话,又对赤明说道:你就在这里休息那间卧室是我儿子以前的,他现在搬到外面去住了。你先住着吧,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给我。

不等赤明回答,秦名快步走了出去,随即就听到汽车发动的声音。

赤明吃了一顿家常早餐,感觉还不错,他见龙嫂瘸着‘腿’收拾桌上的碗筷,眼睛有些红肿,似乎哭过的模样,笑嘻嘻地问道:龙嫂,你的‘腿’怎么啦?

龙嫂叹了口气,苦笑道:早些年被车撞的,差点送命唉,我们家老秦那时候得罪的人多,被人害的。

赤明满脸同情之‘色’,说道:哦,老秦有没有去报复他们,顺便也撞断他们几条‘腿’?

龙嫂听得一愣,这是什么话,一个人能有几条‘腿’好断?她摇头道:是谁干的最后也没有查出来,老秦后来说算了,因为他们威胁要小天的命,那些人的势力很大,我们斗不过他们唉,不说这个了。

赤明歪着头,眼里的金芒微微一闪,便看清了龙嫂变形的小‘腿’骨,他满不在乎地说道:龙嫂,这点小‘毛’病我会治,很简单,只要拉直骨头就行了。

龙嫂不由得笑了,怪不得老秦离开的时候小声告诉她,这个小伙子有点傻,当时她还不相信,看来这貌似聪明的英俊小伙子的确有点傻,要是这么容易治疗,她早就不用瘸着一条‘腿’,也不用天天待在家里做家务了,只要‘腿’能治好,找一份工作还是不难的。

龙嫂笑道:谢谢你啦,小伙子,要是能治好,那就好了,别白费心思啦。

赤明心里暗暗好笑,以他现在的本事,龙嫂别说是瘸一条‘腿’,就算刚死去,也能把她救活过来。

不过,他并不着急给龙嫂治疗,很久没有和人聊天了,现在他要享受一下说话的快乐。要不是经常自言自语,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会变成哑巴。

啊那就等以后有空吧,这个龙嫂,你就一个孩子?

如果赤明的大哥李强,看见他居然会和一个普通人说家常话,大概惊讶得下巴都掉下来。

赤明虽然修神有成,但他可是道地的大魔尊出身,江山易改本‘性’难栘,如此巨大的反差,别说是李强,恐怕连孤星轩龙那些仙人也会觉得讶异。

龙嫂的年纪还不到五十岁,看上去却有六十多,生活的‘操’劳,让她过早地失去了青‘春’的光泽。她叹了口气道:是啊,我家小天唉小孩子不懂事,脾气强得要命一想起自己的宝贝儿子还在医院里躺着,她忍不住唉声连天。

赤明不以为然地说道:小孩子倔强一点也没什么不好,你家孩子叫什么名字?

龙嫂说道:他叫秦小天,从小就淘气,好在他还肯读书,可就是喜欢和人打架唉,不说了,我去洗碗,中午还要给他送饭,你休息一下吧。她满脸愁容地进了厨房。

赤明‘摸’了‘摸’鼻子,不由得对这个秦小天产生了兴趣。如果秦小天是个乖宝宝,他可能还不会有兴趣,听说他喜欢打架,这一点很合赤明的胃口。

赤明来到地球只是为了好玩,并没有打算刻意去寻找资质很好的人当弟子,只要能对上他的胃口,凭他的手段,就是呆子白痴也没有问题。

赤明走进秦小天的房间,房间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看得出是有人经常打扫。墙上贴着几张明星海报,已经陈旧发黄了,墙角摆着哑铃和拉力器,还有一副拳击手套挂在墙角的衣架上,书柜里整齐地排列着山些旧书,一张单人书桌,油漆脱落,‘露’出斑斑木纹。

书桌上只有一只相片夹,赤明漫不经心地拿起来看。这是一张三人合影,秦名看上去还蛮‘精’神的,不像现在这样憔悴,龙嫂风韵犹存,一脸幸福地扶着前面的少年。

照片上的少年,显得很开心的样子,长相很普通,唯一与众不同的,是眼睛里闪烁着倔强的光芒。

一张单人‘床’上罩着被单,赤明坐在‘床’沿闭目沉思。

龙嫂在厨房里忙碌着,很快,她拎着一个饭盒出来,走进儿子的房间,对赤明说道:你你要是肚子饿了,厨房里有饭菜,不用等我们回来,到了中午你就先吃,我去给小天送饭&183;

赤明从来没有过家的感觉,也从来没有和凡人在一起生活过,对所有的一切都觉得非常新奇,他点头道:啊龙嫂你去吧,嗯,我在家里等着。说完邪邪地一笑。

龙嫂的心思全在儿子身上,觉得赤明的笑容有点怪,也没有多想,转身出‘门’而去。

赤明的身形随即消失在房间里,他隐身跟着龙嫂出去了。

龙嫂一瘸一拐地走在路上,她手里拎着塑胶袋,一只手不时地擦着眼睛。赤明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后面,好奇地跟着她向前走。

自从修神以后,赤明几乎没有和凡人‘交’往过,他认识的人至少也是修真高手,仙人和古仙人认识得更多,所以他很不理解龙嫂为什么要哭泣。

龙嫂走了很久,赤明恨不得上前托着她走,速度实在太慢了。龙嫂的‘腿’脚不好,好不容易搭乘上一辆公车,速度才算稍微快一点。赤明飞到公车的车顶上,见龙嫂到站下车,他也跟着飘然而下。沿着大街走不多远,龙嫂进了一家医院。

赤明看见秦名队长时,龙嫂才刚刚定出电梯。

秦名铁青着脸站在病房里,一个瘦高的年轻人坐在‘床’沿,手臂上打着石膏,低着头看着地,一只脚无意识地在地上划来划去。

只听秦名怒气冲冲地说道:我说了多少次,不要动手打架,能忍你就忍忍,小天,你是大人了,不要还像一个孩子唉,你要气死父母吗?

秦小天突然抬起头来,忿忿不平地说道:我忍?我已经忍很久了,莫名其妙地找茬,莫名其妙地护骂,我只回了一句嘴,他们就像疯狗一样打人凭什么我要让他们欺负!既然他们先动手我他一眼看见龙嫂进‘门’,便不再说下去。

龙嫂满脸苦涩,她走到秦小天身前,伸手‘摸’‘摸’他手臂上的石膏,说道:小天,还疼吗?

秦小天倔强的神情立即消失,他摇摇头,轻声道:妈,对不起。

龙嫂偷偷擦了一下泪水,说道:小天,饿了吧,先吃饭。

秦名摘下帽子,长叹一声:唉

赤明清晰地体会到这一家三口的感情,父亲的焦虑和郁闷,母亲的无奈和伤心,儿子的愤怒和难过,这对他来说非常新鲜,是他很少能体会到的情感变化。

‘门’外进来两个员警,其中一个说道:秦队长,你也在啊?

秦名脸‘色’大变,说道:吕队长,怎么是你?

吕队长说道:这是拘捕令,秦队长,很抱歉,我是在执行公务。

宣读了拘捕令后,吕队长身后的那个员警掏出了手铐。

秦小天轻蔑地冷笑一声,伸出被石膏固定的手臂,一言不发地看着那个员警。

秦名使劲捏着帽子,也是一言不发,龙嫂忍不住悄声啜泣。

吕队长摇头道:不用铐了,他不会逃的。

秦小天站起身来,轻轻擦去龙嫂的眼泪,说道:妈,没事的,别难过。他看了一眼秦名,转身向‘门’外走去。

龙嫂拿着饭盒,哭道:小天,饭盒带去。

秦小天脚步微‘乱’,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向外走去。

吕队长说道:秦队长,抱歉了。他和身边的员警随后出‘门’。

龙嫂脚一软坐在地上,秦名急忙上前搀扶,说道:吕队长是熟人,小天不会吃苦的,我们我们回家去吧。

刹那间,赤明感受到他心里的极度悲哀,也体会到凡人世界的无奈,他的好奇心被吊了起来。

夫妻两人相互搀扶着走出‘门’外。

赤明心念微动,人已经回到秦名的家中。他考虑了片刻,留下一个分身在家,真身跟着秦小天去了。

吕队长是刑侦大队的大队长,他亲自来拘捕秦小天,是警察局长的吩咐,秦小天这次打的人背景很深,有政fu高宫的人传话,因此局长派吕队长亲自前来抓捕。

秦小天的父亲是老员警,吕队长心里并不愿意来,可是局长的命令,他不能违抗。

秦名也曾经担任过刑侦大队的大队长,只是他得罪太多的人,不但没有获得升迁,还连续被人陷害,现在只是一个巡警,还是专管夜间巡逻的,虽然挂了一个队长的名称,但是在警局里几乎没有地位。

赤明跟着警车来到拘留所。

对于人世间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他越来越感到好奇,在跟秦名一家接触后短短的一天时间里,他体会到了很多以往从未体会过的东西。

赤明不是从凡人修炼起来的,他是从大魔尊直接修神,对世俗界了解不多,加上他对自己的大哥李强相当崇拜,因此不排斥和世俗界接触。

然而,赤明他哪里知道,世俗界就像一个大染缸,一旦融入其中,人的喜怒哀乐,就会如‘潮’水般侵蚀他的心灵。

秦小天被关进临时拘留室。

拘留室里空无一人,秦小天托着手臂坐在地上,手臂的疼痛还在其次,让他痛心的是母亲离去时的啜泣。

他一只手无意识地在地上敲击着,只觉得浑身无力,脑子里‘乱’哄哄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赤明隐身站在不远处,他歪着脑袋看了一会儿,稍稍运起神奕力,察看秦小天的体质。

秦小天的体质实在很差劲,弱得简直难以想像,属‘性’倒和大哥李强一样,是火‘性’。

考虑了片刻,赤明伸指一点,刹那间,周围一切都被禁锢了。

秦小天就像陷入噩梦中一样,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接着感觉到被人拎着后脖领,整个人站立起来,但是听不见声音,看不见任何光亮,也说不出话,身体却异常敏感,尤其是手臂上的疼痛,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令他痛不‘欲’生。

秦小天彷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拎着悬在空中。赤明的本事,就是修真者遇上了也无法反抗,何况一个小小的凡人。

赤明绕着秦小天转了一圈,邪笑着强行将神奕力采入秦小天的身体。至于秦小天能不能抵受神奕力,他完全不加理会。

对于他来说,秦小天若是连这点试探都抵受不住,那还不如早死早,根本不值得他‘花’费功夫来培养。

秦小天可就惨了,神奕力的霸道,比真元力要厉害无数倍,即使用真元力扫过体内,他也受不了,何况是赤明这样的修神高手发出的神奕力。

他想喊叫,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还好赤明及时发现不对,眼看着秦小天脸‘色’灰白,密密麻麻的汗珠从脸上冒了出来,他才稍微放缓一些,注意护住秦小天的心脏和大脑。

赤明感到有些失望,这小子也太弱了,这么一点神奕力就受不了,以后怎么可能很好的修炼。

他是大魔尊,对于弱者从来都没有同情心,嘴里嘟囔道:,我就不信这点小问题还能难倒我赤明?哼哼,小子,你要是能‘挺’住,就是运气好,‘挺’不住死了拉倒!

幸亏秦小天听不见,不然肯定会被赤明活活吓死。他正以顽强的毅力,奋力挑战浑身的剧痛,那种感觉真是生不如死,他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一定要活下去,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这时候放弃,他绝不甘心。

赤明纯粹是拿秦小天做试验,他先将秦小天的骨头,一根根的用神奕力粉碎,然后再用神奕力重新原样塑造,每一根骨头,都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粉碎和重塑完毕。

这种古怪的手法,也只有赤明可以愉快胜任,换一个修神者,恐怕很难做到如此恰到好处,他毕竟是修神者中的超级高手。

秦小天快要发疯了,他清楚地感觉到骨头的碎裂,还有‘潮’水一般涌来的疼痛,却又偏偏无法昏‘迷’过去,也没有办法用嚎叫来减轻痛苦,只能强行抵御。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想看也看不到,人就像落在了地狱里,彷佛出了油锅又人刀山。

总算全部骨头换完,赤明嘿嘿笑道:看不出来,这个小家伙还‘挺’能忍的不错,不错。

秦小天竟然没有死掉,他对此很是佩服。

其实,有赤明的神奕力保护,秦小天就是想死也难,他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样的水平,这样的改造,对他而言根本不是问题。

赤明觉得,这小家伙值得他如此‘花’费功夫。五脏六腑和肌‘肉’等等无法重塑,只能靠新塑造的骨头慢慢改变。

不过赤明不耐烦等,他直接输入一团神奕力到秦小天的腹部,也不管秦小天能不能掌握这般恐怖的力量。

想了想,赤明还是封了一道灵咒,不让那团神奕力随便爆发出来,每次只能使用一点。

幸亏赤明多了这道手续,不然秦小天很有可能死在这团神奕力上。

赤明拍拍手,歪着脑袋看看秦小天,自言自语道:这还差不多,嗯,小子,既然你能熬过来咱们就继续玩下去。

嘿嘿,你会发现,这个世界是多么的变态,嘿嘿。

赤明无声无息地消失在空气里。

秦小天就像刚从锅里捞出来的面条,软软地瘫在地上。他在赤明解开禁锢的瞬息间,就彻底昏‘迷’过去。

对于他来说,这样的昏‘迷’实在是太需要了,他的身体在神奕力的滋养下,开始逐渐强韧起来。

赤明回到秦名家,悄然和分身合而为一。走出房间,只见龙嫂坐在客厅里,身子蜷缩在破旧的沙发上,肩膀不停地‘抽’动。

听到响动,她拾起头来,勉强说道:你你还没有吃饭吧,我给你去热。她的眼睛红肿得厉害,神‘色’黯然憔悴。

赤明阻止道:龙嫂别忙了,我不饿那个秦队长呃,老秦不在?

龙嫂说道:他去找朋友了,唉,为了小天

赤明好奇地问道:小天他的手臂应该没有问题,你们为什么这么紧张?不就是打了一架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他感到很不理解,自己打架打得太多了,从来也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

龙嫂呆呆地看着赤明,下意识地说道:小天是我儿子我,我当然紧张

如此白痴的问题,也就是赤明能问出口。

龙嫂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个小伙子的确是有点傻,她也不计较赤明白痴一样的问话。

赤明不由得想到李强,对感情他早有模糊的认识,只是不像现在体会得这么清晰,他说道:哦,原来如此,龙嫂,放心好了,小天不会有事的,我保证。

龙嫂还不了解,有了赤明的保证,哪怕秦小天杀了总统,都不会有事。

龙嫂实在是‘精’疲力竭了,随口说道:谢谢你,小伙子,我去休息一会儿。

她根本没有把赤明的话当作一回事,转身回房间里躺下。

虽然觉得很疲惫,她却怎么也无法入睡,想到小天,一颗心就像吊在半空中,没着没落的无法安定。

赤明坐在客厅里,用一根手指托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冷不防地发出一声奇怪的笑声,幸好龙嫂听不见,不然还以为猫头鹰进屋了。

一声惨嚎响彻拘留室。

秦小天终于醒了。

这一声嚎叫存在心里很久,可怜他一直都没有机会喊出来,以至于刚一清醒,他就忙不迭地狂吼出声。

一个员警用警棍敲敲拘留室的铁‘门’,不耐烦地喝道:‘混’蛋小子,嚎什么嚎闭嘴!

秦小天突然发觉骨折的手臂不痛了,试着握紧拳头,手臂仿佛蕴含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他惊讶极了,站起身来,全身的骨节发出劈哩啪啦响声,骨头像重新找到了位置。

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感觉自己对身体似乎失去了控制力,身体里莫名其妙地流动着无穷的力量。

秦小天惊诧不已,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弯曲了几下手臂,秦小天很快就确定了一点,自己的手臂莫名其妙地痊愈了,而且比原来更加结实有力。

他抱着脑袋苦思冥想,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身体发生如此改变。唯一的线索就是刚才奇怪的疼痛,还有那噩梦一般的感觉。

想了很久都没有答案,他心想:不管了,手臂好了就行,看那帮狗东西能把我怎么样?

拘留室的铁‘门’发出一声响,两个员警走了进来。秦小天抬头扫了两人一眼,这是两个陌生的员警,警察局里大部分人他都认识,这两个身材魁梧的家伙,却是第一次见到。

其中一个员警说道:手抱着头,蹲在地上。

秦小天明白,对方派人来修理自己了。这时是无法反抗的,他长这么大,见到最多的就是员警,所以很清楚对方想做什么。

果然,另一个员警踏上一步,一把捏住他被石膏固定的手臂。手腕处是没有石膏的,冰冷的手铐将两只手强行铐在一起。

若是没有赤明重新塑造的骨头,这一下就能让秦小天疼死。

给秦小天上手铐的员警,长着一张四方脸,脸上流‘露’出一丝冷酷的笑,说道:张阔,是你来还是我来?他捏动手指,发出哢叭哢叭的关节脆响。

张阔眼睛细小,满脸暗疮,头发剃得极短,他‘阴’笑道:老马,你不用那么客气,嘿嘿,我知道你老哥早就手痒了。

老马毫无征兆地一拳打在秦小天的背上,喝骂道:你竟然敢袭警!他伸出一只手抓住手铐,用力拧动手铐。

秦小天猝不及防下,被一拳砸趴在地,紧接着觉得手腕被用力拧转,他明白这家伙是要触动自己已断裂的手臂,要不是手臂已经痊愈,他绝对吃不住这般剧烈疼痛。

秦小天直到现在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老马的突然袭击,让他无法做出有效的挣扎,幸好他没有动,因为他还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厉害。

让老马愤恨的是秦小天极度蔑视的目光,无论用什么手段揍他,秦小天都是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

张阔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道:老马,早就听说这小子是一头强驴,特别倔强,嘿嘿,怎么样?要不要帮忙?

老马似乎被‘激’怒了,他脸‘色’涨得通红,恶狠狠地说道:,我要是不能让这小子哭爹叫娘我就不姓马我

秦小天淡淡地接了一句:不姓马那就姓猪反正都是畜生!

他已经察觉到自己不怕打,胆子顿时大了起来,说话更加肆无忌惮。

张阔和老马两人都被秦小天的话气糊涂了,当员警这么多年,狂妄自大的囚犯他们见得多了,但是像秦小天这么狂的人,还是第一次见识。

老马‘抽’出扣在腰带上的胶木警棍,劈头盖脸地打去,骂道:好!我会让你把话咽回去!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世上!

秦小天的胆子越来越大,因为他发觉警棍‘抽’在身上,肌‘肉’似乎抖动一下就能卸掉打来的劲力,一点疼痛的感觉也没有。

他暗暗疑‘惑’,难道先前的痛苦已经让所有的神经都麻木了?要不是身体突然发生变化,自己岂不是要被两个员警打残废了。

秦小天越想越恨,他目光炯炯地盯着老马,一脸的不服,一脸的愤怒。

张阔一双小眼睛死死地盯着秦小天,他心里非常吃惊,警棍的威力他很清楚,老马的手法很毒,一般人根本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奇怪的是秦小天似乎一点都不在乎,难道他不怕疼痛?

他悄悄‘抽’出一支高压电击‘棒’。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原创和网络转载,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