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迹之万宗朝天录》作者:萧潜

免费读书小说网 http://www.haoribi.com 2021-02-23 17:32 出处:网络 编辑:武侠修真
仙族消亡,神石之秘却流传开来,为求长生,修真者找寻仙宗遗卷。 万载之后,神秘的仙族遗迹出土,引起修真界动荡,探寻仙秘者无数。
《六迹之万宗朝天录》作者:萧潜简介:

仙族消亡,神石之秘却流传开来,为求长生,修真者找寻仙宗遗卷。

万载之后,神秘的仙族遗迹出土,引起修真界动荡,探寻仙秘者无数。

五大高手之一的叶石锦深入其中,披荆斩棘,却在最后的遗迹中发现了意料之外的东西……

第一章 仙宗遗迹

一个月的时间,一座完整的遗迹在地下升起,上层山崩地裂,大河断流,大量的岩石尘土崩飞出去,随着时间的流逝,尘土逐渐落下,虽然乌云滚滚,依旧遮挡不住遗迹泛出的红芒。

宝光洞烛霄汉,很快就惊动了各大修真门派。

宝光意味着宝物出世,意味着机缘和运气,意味着古代文明的重现,没有哪个修真门派会忽视,各大宗门都派出自家最厉害的高手前来探查。

距离此地大约三百里外,有一座小城名叫罗星城,这是一座边陲小城,西南方向就是遗迹所在。

罗星城在这一带还是很有名气的,山中村寨的山民们,赶集都是在罗星城,这座小城没有城墙,依着罗星河而建,背靠大山,面对大河,房子呈阶梯状建造而成。

这座城,准确说是土司城,城边缘就是土司府,都玛老爷是这一代的大土司。

都玛老爷年近八十岁,却有着中年人的身躯和精力,他并不是修真者,却有一个修真的儿子,这个儿子给他带来了神奇的丹药,让他一直保持的健康的身体,只是最近十来年,他才感觉到一丝丝的力不从心。

儿子都杜尔,已经十年没有回来了,昨天收到一封信,都玛老爷兴奋的几乎一宿未眠,儿子都杜尔今天会回家!

白天都玛老爷就焚香沐浴,带着大小管家和护卫仆从开始大扫除,都玛老爷要用最隆重的礼节欢迎贵客,儿子在信中提到,他要陪宗门中一个大人物,一起到罗星城来。

傍晚时分,都玛老爷带着一大帮人,恭候在迎仙台,自从儿子修真后,他就建造了这座迎仙台,专门用来欢迎欢送那些修真大老爷,因为他知道,这些厉害的大老爷,平时都是飞来飞去的。

都玛老爷腰杆挺的笔直,八十岁却有中年人的面容,只是头发和胡须全白了,他带着一大帮人,管家还有土司府的护卫都在,除了都玛老爷,所有人都跪在地上。

迎仙台上摆着香案,点着香烛,都玛老爷手里拿着三柱香,恭恭敬敬的站在香案不远处。

一阵狂风掀起,都玛老爷眼里闪现一丝激动,儿子要回来了!

远处天空泛着暗淡的红光,这红光已经出现两个多月了,罗星城的人,都说这是凶兆,可都玛老爷却认为是大大的吉兆,因为儿子离家十年,终于要回来了。

狂风突然停歇,就像一开始突然掀起一样,迎仙台上多了五个人。

都玛老爷弯腰低头举香,口里大声道:“恭迎上仙大老爷!”

跪着的众人也齐声道:“恭迎上仙大老爷!”声音洪亮,只是有点颤抖而已。

“这是你爹?”

一个略带磁性的声音响起。

“祖师爷,这是我爹,罗星城的大土司,这一带都是我爹管理。”

“爹,让他们下去吧,祖师爷不喜人多。”

都玛老爷这才挺直背,同时将香插入香炉,向手下摆手道:“你们下去!”

他这才看到儿子,都杜尔和另外三人穿的一模一样,都是青色衣袍,黑色腰带,四人中他儿子最年轻,其他三人有中年面相,有老年面相,唯有中间站立的人,让他暗自震撼。

那人竟然比自家儿子还要年轻,甚至略微削瘦,肤色极其白嫩,一对星目剑眉,一头乌黑的头发,穿着一身黑色袍服,清清爽爽的一个人,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可当那人的眼睛看向他的时候,都玛老爷竟然有种被针刺的感觉。

最重要的是,儿子都杜尔竟然称呼这人为祖师爷,这就有点吓人了。

都玛老爷知道这人地位极高,态度更加恭敬几分,脸上全是笑,那是一种献媚的笑容,他说道:“上仙大老爷,请屋里坐!”

土司府中有一处禁地,那里建造了一座小楼,雕梁画栋,精致到了极点,木料也选用金丝楠木和檀香木,这是专门用来招待儿子同门的地方。

都玛老爷不认识儿子宗门的祖师爷,可这人在修真界却是极富盛名,名叫叶石锦,修真界有一个绰号叫锦爷,是个天才绝艳的高手,在都杜尔所在的宗门中,武力排行第一。

叶石锦走在前面,四个宗门弟子紧随其后,都玛老爷在侧边殷勤引路。

很快就来到土司府后院,穿过几道门户,来到一个月亮门前,都玛老爷说道:“请,请进!”

叶石锦微微点头,他看得出来,这里清扫的干干净净,就连边上的花木也修剪的很整齐,一看就知道是下了工夫的。

来到小楼前,四个貌美的侍女跪在两边,叶石锦淡淡道:“这里不需要人服侍,让她们下去吧。”

都杜尔急忙摆手道:“你们下去吧,在院子外等候。”

叶石锦走入大门。

小楼有一个不大的客厅,摆放着桌椅,桌子上几个银盘上,堆满了当地出产的水果。

都玛老爷道:“这里实在太过简陋,还请上仙大老爷不要介意。”

叶石锦根本就不在乎,他说道:“不用忙了,来,都坐下,我有点事情要问。”拉开中间的椅子,他大马金刀般的坐下。

都玛老爷可不敢坐下,他站在边上,说道:“上仙大老爷请说。”

叶石锦道:“天边的红芒……已经几天了?”

都玛老爷一愣,想了一下,不敢确定的说道:“也许有四五十天,也许有六十多天,这个……我记不清了。”

叶石锦知道,凡人是不可能像修真者一样,可以清楚记得所有事情的,修真者只要留心,几乎不会遗忘什么。

他说道:“那么,最近一段时间,有其他修真者到此地吗?”

都玛老爷道:“这个……真的不知道,他们……不会到我的土司府来。”他有点忐忑的看着叶石锦,心里很是惭愧,两个问题,都没有完美回答。

不过看叶石锦的表情,却没有太多的意外,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那英俊的脸庞,让都玛老爷都心生嫉妒,这是上天眷顾的人。

叶石锦心里叹口气,从一开始他就知道不会得到太多的信息,只是都杜尔努力让他相信,这里一定有什么蛛丝马迹。

来之前,叶石锦专门查看了宗门中的典籍,昆吾山脉,在远古的时候可是大大有名,据说有神仙居住,不过典籍中记载的内容并不完整,只是略微提及,没有详细描述。

但是典籍中,却提到了一个远古宗门的名字。

朝仙宗!

第二章 老祖锦爷

难道是朝仙宗的遗迹出现了?

据说朝仙宗来历神秘,宗门建立很快,而且出了很多的高手,但是整个朝仙宗却没有持续多久,几百年的历史,就彻底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后世有很多高手去查看过,却什么也没有发现,逐渐就将这段历史遗忘了。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让很多修真门派疑惑的一点,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能让一个宗门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崛起,这点让每个修真门派都惊讶和着迷。

都玛老爷站着,他发现儿子宗门来的祖师爷,一直都没有说话,而是闭目端坐,仿佛睡着了一般,他心里相当的不安,不知道这祖师爷是不是对自己有意见。

叶石锦这次过来,纯粹就是为了探听消息,并且要去遗迹查看,由于他实力强悍,并没有想过带上手下,都玛老爷的儿子,还有其他三个宗门修真者,并不会跟着他去遗迹,宗门后续的力量会在土司府集合。

就在都玛老爷忐忑不安的时候,一个管家鬼鬼祟祟的在门外徘徊,都杜尔眉头微皱,他走出门外,低喝道:“你干什么?”

管家扑通跪倒,说道:“回禀少爷,外面有人要进来,我们挡不住!”

话音未落,外面就传来噼啪声还有呼痛声,都杜尔大怒,扬声喝道:“什么人?”

一个护卫慌慌张张进来,说道:“来人厉害,我们挡不住!”

都杜尔扑向月亮门,当他来到门边的时候,直接被气炸了。

一个修真者手里拎着一根长棍,将冲去的护卫一个个抽飞,凡人如何能够和修真者打?

几十个护卫被打得屁滚尿流,而这个修真者身后还站着五六个同伴,以都杜尔的眼光,当然知道这些人都是修真者。

“住手!”

伸手拔出背上的长剑,都杜尔指着他们,喝道:“都住手!”

对方丢掉手中的长棍,抬手就拔出自己的长剑,盯着都杜尔冷冷道:“原来是有依仗啊,小子,让出土司府,滚远点!”

都杜尔也是霸王一般的人,在罗星城里,修真前他就是城里一霸,哪里能够忍受这种挑衅,喝道:“你找死!”

一剑轰出,一道霞光顺着长剑劈斩出去,对方却是不慌不忙,挥剑格挡。

轰!

狂暴的气流,顿时将周围轰得一塌糊涂,边上站得近的几个护卫,更是被这股狂暴气流掀飞出去。

都杜尔伸手在腰间一抹,厉声喝道:“疾!”一张符箓打出,化作一只火鸟,直接轰向对手。

那人毫不示弱,一剑劈斩下去,却没有想到,这张竟然是高级符箓,将他连剑带人一起轰飞出去,顿时浑身冒火,烧得他哇哇乱叫。

都玛老爷躲在月亮门后偷偷观望,让他遗憾的是,儿子带来的那个高手依旧坐在房间里,其他三人倒是出来了,只是都在远处观望。

有人上前扑火,有人逼近上来,很显然,这群人也被激怒了。

都杜尔呼哨一声,他的三个同伴也仗剑出来,对方明显一愣,因为他们发现,这四人的实力都不弱。

一声尖啸划过,一个人突然从天而降,这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而那人身周却环绕着一道绚烂的光芒,他这才是真正的飞剑。

这人一出现,暴敛的威压就逼得都杜尔四人连连后退,四人的脸色全都变了。

都杜尔脸色阴沉下来,这人的实力远超自己,他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祖师爷并没有出现,心里顿时有点慌乱,可是又不能表现出来,只好色厉内荏道:“你们是哪个宗门的?”

借着路边的风灯,都杜尔盯着这人看。

这是一个中年人,身穿红色长袍,却披着一件黑色大氅,脚下穿着鹿皮靴,满脸阴鸷气息。

他落下后,并没有看都杜尔四人,而是对着另外几人,阴沉着声音说道:“废物,笨蛋,蠢货!一点小事都办不好,你,你又是怎么回事?”

他指着被都杜尔打伤的家伙,那人明显吓得不轻,嘴里支支吾吾,也不晓得说些什么。

中年人凌空就是一巴掌,直接将对方抽翻在地,在都杜尔四人目瞪口呆下,将那群人全都暴打了一顿,那真是拳拳到肉,每一脚踢出,都听到骨头似乎碎裂了,这人下手极狠。

然后这人才转身对着都杜尔他们,淡淡道:“你们又是哪里冒出来的混蛋?敢向我的手下递爪子?”

这人气势太盛,都杜尔四人被震慑住,话都说不出口。

凌空四个大嘴巴,一个都没有漏掉,将四人全都抽回月亮门内,然后他就看向躲在门后的都玛老爷。

走到都玛老爷身边,这人知道他是凡人,所以没有打,只是拍拍他的头,说道:“这里不是你掺合的地方,躲起来吧!”

都玛老爷却没有走,而是连滚带爬来到儿子身边,他儿子躺在地上,晕头晕脑要爬起来。

这凌空一掌打得都杜尔脸都肿了,还算他修真入门了,要不然这一巴掌就能抽死他。

那人带着一帮手下,昂首阔步地来到小楼前。

“咦,不错的小楼,很精致嘛!”

然后,他就看到了小楼客厅中的叶石锦。

叶石锦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人,说道:“任恒?打得爽不爽?开心不开心?”

任恒一眼看到叶石锦,脸色顿时大变。

“锦爷!”

叶石锦淡然地看着他,面色平静,没有一丝怒意,但任恒却泛起一股强烈的寒意,心里简直后悔到死,怎么会惹上这个家伙!

“锦爷……前辈……前辈……我,我……”

任恒再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惹上这人,对方在修真界可是顶级高手,祖师爷一级的人物,而且这家伙从来都不好说话。

别看锦爷一向都是温和的模样,可他打起人来,当真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叶石锦摸摸鼻子,说道:“你也算一个修真界的高手了,打几个低级弟子,打几个凡人,你很有成就感吗?很爽是不是?”

任恒吓得语不成声:“不,不……我,我不……没有……没有爽……”

叶石锦的声音依旧温和,可话却不是那么好听:“没有吗?你不但揍我门下弟子,更是连自己的弟子也揍!你是不是觉得,不如此就不威风啊?你看我……我从来都不是这样的,你打得那么开心,我都不说话,就坐着看!”

任恒恨不得掉头就跑,可是他不敢,实力相差太大了,欺负弱小一向是他喜欢的事情,可是遇上高手,他立即就怂包了。

更何况,这人在修真界可是顶级高手,估计伸出一根手指就能碾死他,硬着头皮站着,腿却在发抖。

都玛老爷抱着自家儿子,看到也听到了两人对话,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人一开始那么蛮横,现在却露出如此恐惧的情绪,他张口结舌的看着,终于对叶石锦有了一点点了解。

这人才是真的厉害!根本不用动手,就能让一个高手吓成这般模样。

都杜尔崇拜地看着自家老祖,老祖果然是大人物,几句话就让任恒汗流浃背,一副狼狈到了极点的模样。

叶石锦也没有揍任恒,甚至都没有骂他,就是简单几句话,却让任恒差点吓尿了。

任恒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哪里不能住,非要跑这里来寻死,这次出来的时候,家里的老祖还叮嘱过,让他带队做探查,不要惹是生非,结果刚到罗星城,就惹上这么一尊大神。

叶石锦继续道:“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住下来吧,等明天我们一起去探查。”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原创和网络转载,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