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山老妖》作者:梦入神机

免费读书小说网 http://www.haoribi.com 2021-02-25 17:55 出处:网络 编辑:武侠修真
王钟是现代社会的一个大学生,练了十年的铁砂掌,一直追求本心。遭遇一系列的偶然或必然后,他以三阴戮妖刀杀尽了国贼和家贼,但也犯下惊天大案,无法被现代社会所容。遇上七杀碑后,王钟穿越到了明末清初。 不同于现代社会,这个时代神佛满天,民众已经被儒家的流毒害的愚昧不堪,按照天道也就是历史,随后应该是满清入关建立清朝,然后建立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王钟以坚定不移的本心,誓要逆转天道,改变中华民族几十年后被压迫的历史。 本书结合正史、野史、百家学说等,阐述了梦入神机独特而深刻的本心观念和革命思想!用近代历史中的各种人物来借指书中的人物,让人耳目一新。 本心,天道,人道,是书中三个最重要的概念。坚持本心,逆转天道,革命天下,清除流毒,消灭儒魔释的假、大、空,求索人道 。
《黑山老妖》作者:梦入神机简介:

王钟是现代社会的一个大学生,练了十年的铁砂掌,一直追求本心。遭遇一系列的偶然或必然后,他以三阴戮妖刀杀尽了国贼和家贼,但也犯下惊天大案,无法被现代社会所容。遇上七杀碑后,王钟穿越到了明末清初。 不同于现代社会,这个时代神佛满天,民众已经被儒家的流毒害的愚昧不堪,按照天道也就是历史,随后应该是满清入关建立清朝,然后建立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王钟以坚定不移的本心,誓要逆转天道,改变中华民族几十年后被压迫的历史。 本书结合正史、野史、百家学说等,阐述了梦入神机独特而深刻的本心观念和革命思想!用近代历史中的各种人物来借指书中的人物,让人耳目一新。 本心,天道,人道,是书中三个最重要的概念。坚持本心,逆转天道,革命天下,清除流毒,消灭儒魔释的假、大、空,求索人道 。

第一章 铁砂掌

南方的天气,到了九十月份,居然还正是热得紧的时候。尤其是城市里头,那白煌煌的太阳照得水泥路灼亮灼亮的。乍一看,好似出了一层白花花的盐。晃得人的眼睛都睁不开。这辣的曰头,人都不敢出门。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太阳落到西边去了。温度依然降不下去。水泥地面积蓄了一天的热量都吐了出来,整个城市仿佛一口大蒸锅,又热又闷,人心里就觉得慌慌。直到了凌晨两三点钟,热气才渐渐退去,有了一丝凉意。可是又该天亮了。一天到头,真是没有一个凉快的时候!

王钟正是这个时候起来的,略微洗涑了一下,又看了一下煤炉子里面的火。还燃着的,顿时稍微放了心。

煤炉上面熬了一个罐子,揭开灌盖,一股微微的当归药的气息,混合了鸡汤的香味就进了鼻孔。原来是个当归炖子鸡,又加了虫草,人参片,等补益身体的药材。睡觉时熬下的。先就去了身上的油脂,开始大火炖时,更是去了浮油,现在那汤水便是清淡亮亮的。

王钟拿汤匙尝了一口,味道恰到好处,先盛一碗喝了。砸吧砸吧嘴巴,觉得胃里安稳了。慢慢的收拾一下,换了套练功服,又在手膀上,脚上绑了十几斤重的铅块。再提了一大袋子铁砂,拿了一瓶药酒,一本线钉,似乎手抄的书。最后顺手把屋子里面的空调开了,感觉到一股凉风把屋子里的温度降了下来,这才出门了。

在家里睡觉,王钟从来不开空调。他也不热。

这时候,楼道里还麻黑麻黑,不过外面的路灯倒是通夜开着。微微的夜风拂过来,王钟长长吐了一口浊气。觉得神清气爽,这才将一袋子铁砂猛的一甩,一股做气,走了两里多路。

路上还是车来车往。王钟一一避开了,艹了一条楼房间夹着的小路,上了后面的小山。

这袋子就是农民用来装谷的麻袋,铁砂也是农村打猎用的土铳弹药。装上火yao,填了铁砂,轰隆一枪出去,就是一大片,根本不要枪法准头。寻常鸟兔一但中了,往往全身像筛子一样。就是插了边,也被铁砂穿了眼,被赶山的狗子一追,一样没了活路。

这麻袋平常装了一袋谷,就有五六十斤,现在装上了铁砂,足足重出了几倍,两百斤左右的样子,王钟一手提起疾走,竟然不见吃半点亏。

上了半山腰,就隐隐见了远处一条大江,把这城市分成河东河西两块。河东是一片老城,解放前就有了的。

如今天下大治,风调雨顺,国泰民安。那高楼大厦就像雨后春笋一样起来。灯火辉煌,霓虹酒绿,醉生梦死,是迷得人晃眼,不晓得东南西北。但王钟再大的城市都见过,也不觉得什么。

这边,自然是河西。新开,原先是一座大山,如今围着山建起了几十里长的大学城,商业区,居民楼,等等。依山傍水的,环境比河西好。地皮就渐渐炒了起来。不过这些,王钟是不去管的,他如今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而已。

要说不普通的地方,就是比别人多炼了十来年的铁砂掌而已。

哗啦一下,把麻袋放在两块大石中间,扒开口子,就见得里面黑粒粒的粗铁砂,传出了一股中药味道。

王钟先拿那瓶药酒涂抹了手掌,只见一双手尽是老皮老茧,指甲都被磨平了,光秃秃的,指头上也生出了老茧。就好似在田地里面扒拉了一辈子的老农民。这双手,与王钟这相貌,年龄不符合到了极点。

双手插了药酒,王钟先相互揉了揉,然后使劲的摩擦。这是练铁砂掌必要的前头戏。药酒是特制的秘方,最重要的一味药材就是虎骨,那是通经活血,治疗跌打损伤,生肌皮的上好东西。

只是这东西,不但难得,而且贵。不过穷文富武,你不富还练什么武。

摩擦得手渐渐热了,王钟瘪了瘪嘴,双手朝铁砂中连插,初始还慢,渐渐的快了起来,双手闪电般的连起连落,那铁砂翻波汹涌,却一点都没溅出来。显然是火候已经到了一定程度。

猛然闷吼一声,双手改了动作,或是抓,或是拍,或是捞,或是提,或是带,或是绞,连连变幻,另人眼花缭乱。铁砂哗啦哗啦的响,手膀上绑的铅块也相互叮当,仿佛有人炒瓜子,炒铜豌豆,老远就听得到。

莫约半个钟头,额头微微见汗了,王钟才提出手来。手指慢慢的做了几个手势,血气都活通了,又相互揉了揉。照样擦了一遍药酒。

铁砂掌这门外家功夫,刚猛无比,而且伤身体,不用药辅助的话,根本练不得。而且初始,不能铁砂,否则手掌就废掉了,当年王钟就是用大米代替,练了两年,不知道糟蹋了多少粮食。后来慢慢改河沙,最后等双手磨得坚韧了,才用了铁砂。

休息一下,王钟翻开了那本线装手抄本的书籍,纸叶早就黄了,显然有些年代。上面用毛笔小楷写的繁体《铁砂掌秘传》下面落款是“顾汝章”三个字。里面有五十几页,开头是讲药酒的配料,再翻开,就是一个个的手势,人形,虽然是毛笔线条画,但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图形中间夹杂注解,到了后面,就是密密麻麻的小文,是一篇类似道德经的玄学文章,不知道出处。王钟仔细研究了许久,现是将练功时候心境调和的。只是里面有些句子深奥精微,磨论两可的地方很多。

这本《铁砂掌秘传》是当年铁掌宗师顾汝章亲笔所书的心得,十分全面。现在信息达,这铁砂掌也不是什么秘传,网络上一搜索,大把大把,只是多不相同,各有说法。因为练习的方法简单,因此胡乱也说得出来。

只是越简单的东西,常常就蕴涵有深奥的道理在里面。

“练武这东西,讲究的是一个水滴石穿的功夫,关键是一恒字。除此之外,好象没什么成的手艺。只是如今,没什么用处。”

如今社会讲究法制,热兵器,枪杆子时代。武功这东西,还真没什么用处。只是这门手艺是他从小练起,不肯荒废了。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这门铁砂掌功一天两天不练还好,过得一年两年不练,那就要倒退许多。既然练了,就是骑虎难下,否则舍弃多年的苦功,那就十分可惜了。

王钟翻看了一会儿这本书,还是细读后面的玄学,依旧没什么心得体会,只得收了。

见得对面一株树,王钟上前,去了手膀上的铅块,就觉得轻松了许多。稳稳的扎了个马,手臂一轮,“呼啦!”带出风来。啪!的一掌,横扫在了树干上,一大块树皮猛的被扫飞,露出了里面白嫩的肉。

猛的跃起,空翻了个筋斗,两手呈了鹰爪型,如蜻蜓点水似的朝地面沾了一下,就抓起两块青砖。翻空站定之后,猛的一捏,就听喀嚓两声,两块青砖被生生捏断,狠狠揉了几下,手中的半截成了砖渣子,粉末飞扬,被生生捏碎了。

这是铁砂掌里面的鹰爪功,王钟银浸这中十年了,使来十分熟练了。

见了自己的成果,似乎比较满意,拍了拍手中上的灰尘,收拾好铁砂。见得天色已经蒙蒙白了,路灯也全熄了。王钟收拾好一袋铁砂,依旧下山,回到自己的住处。

“才五点多,上学还有点时间。”王钟蹬蹬蹬的上了楼,一进屋子,就感觉一股凉意,空调不是白开的哩。看了一下表,正好与平常的时间相同。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才去上学。以上是他每当天的必修功课。

这城市是一省的省会,大学城是三四所大学合并成的,颇有名气,属于重点一流。王钟才考进来,本来住在学校宿舍,只是因为要练这铁砂掌,不太方便,好多歹说,才得批准搬了出来,寻到这房子租了。

两室一厅,厨房厕所,还有家具电器,六百五一个月。虽然开支大,但清净。何况王钟是个二世祖,父母是改革开放最早下海的一批,生意越做越大,都到国外去了。不缺少钱花。要不然怎么炼得铁砂掌起,光药就不得了。况且他自己每天还要换了花样煮各种各样的奢侈品。不是炖鸡就是炖鸭的。

练这外家功夫,没有内家功夫的辅助,极伤身体,身体一不调养好,垮得非常快。王钟也曾找人学了内家功夫,太极拳什么的。只是都是皮毛,没一个是正宗的,平时舞弄舞弄,舒展筋骨还可以,要延年益寿,内外兼修,那想都别想。正宗的传人不知道在哪个旮旯里面窝着呢。

“我也算铁砂掌的真正传人,不过是上了贼船了!”

想起自己早死翘翘的爷爷,王钟就哭笑不得,不知哪里得来这本秘籍不像秘籍的东西,在自己小的时候不知道了什么神经,引诱自己练,加上自己看了什么《霍元甲》《精武门》就想飞檐走壁,天下无敌。

结果练得起劲,不知耗费了多少钱财。到现在,也确实有成果,捏砖成粉,单掌开碑什么的。打几个人那是不成问题。

只是,你没事打人干什么?不是吃饱了撑的。就算被抢劫,流氓搔扰什么的,也还有防卫过当的法律,一个不好,一掌把人打死了。不用说,必然吃官司坐牢,搞不好挨花生米。武功练得再高,对上了枪,也就玩完了。至于那种金刚不坏,飞剑杀人,内裤反穿的人,活了二十来年,王钟还真没见过。

虽然铁砂掌练了十年,几乎是炉火纯青,但王钟从来没见义勇为过,也没被见义勇为过,也没英雄救美,也没被美救过。

练了这么多年,不但没能多活,也没能飞檐走壁,天下无敌,更不能杀人放火,劫财劫色,根本没派上用场,王钟也没办法。“谁让出生在这个时代呢!权当磨练意志了。”

抱起一本《水浒传》狠狠的读了起来,仿佛自己在里面替天行道。这水浒可是好书,王钟几乎是手不释卷。看了一章,又狠狠的喝了几口汤,全身又起热来:“洗洗还是读书去了,如今是穷也读书,富也读书。”

砰砰砰!砰砰砰!连续的声音响了起来,惊天动地,吓了一跳,几乎是有人砸门。

“莫非是房东催房租?不对,上星期才交了一季度的。再说也没这么早来催的。当年除了周扒皮搞半夜鸡叫,黄世仁也没这么早催债。我又没什么熟人,莫非是抢劫的。”

王钟脑袋中迅的转了几个念头,自己也为自己诙谐的念头笑了一笑。上了前去,从猫眼里面朝外看。只见一片漆黑,分明是猫眼被人用手堵住了。

“好家伙,堵住不让看,典型就不是好人了。”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原创和网络转载,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