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龙魂》作者:残剑啊啊啊啊

免费读书小说网 http://www.haoribi.com 2021-02-19 16:22 出处:网络 编辑:玄幻魔法
现代青年李然,意外进入魂者世界后,体内帝血激活,龙魂觉醒。 从此,他魂战万族,绝世战魂惊天下。
《天帝龙魂》作者:残剑啊啊啊啊简介:

现代青年李然,意外进入魂者世界后,体内帝血激活,龙魂觉醒。

从此,他魂战万族,绝世战魂惊天下。

红尘枯骨大道休,帝血龙魂衍春秋;苍生造化何悲苦,几度至尊几许愁。

第1章 泰山封禅

王者受命,易姓而起,必升封泰山。”

李然伸开手,布满老茧的手和他俊逸的身材、年轻的脸似乎完全无法应景。

谁也无法想到,这样清秀的少年,会有这样粗厚的一双老手。

谁也无法想象,这样粗糙的手心里,会有一枚拇指大小的水晶棺材。

水晶棺材里,是一片血红色的液体,像是最名贵的红酒,又像是最浓郁的鲜血。

水晶棺在初升的朝阳下熠熠闪光,这种色彩非常的绚丽奇诡,其光泽甚至已经远远超过了钻石在阳光下的那种晶莹璀璨。

但这种光泽下,李然却微微眯着双眼,目光冷静得不像是一个人。

或者说,他从来没有将自己当成是一个人。

李然合上手掌,水晶棺如没有出现过一样,消失在了他的手掌心。

便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个柔美的女声。

“李然?真的,真的是你吗?我就知道这次来这里一定可以见到你!”

“嗯,我的确是在等你。你看,这泰山的日出,真的很美啊。那天边的红霞染透了洁白的云,多么像是阳光下的红宝石。”

李然目光复杂的看着眼前这位身穿翠绿色雪纺纱裙的娴静少女,意味深长的说道。

“你还是这么的……奇怪。”

少女犹豫了片刻,略显憔悴的俏脸在晨曦之光下,显出了很好看的浅淡的红晕。

这像是阳光的渲染,又像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的一缕羞涩。

接着,在李然的目光之中,少女鼓起勇气、故作大方的坐在了李然身侧。

一阵淡淡的清香伴随着自然芬芳的香水气息弥漫在了李然身体四周。

李然深深的呼吸一口气,心中有一缕迷醉的感觉,这感觉,让他古井无波的心荡起了一丝轻微的涟漪。

身边的少女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胸,让那一对骄傲的峰峦更为浑圆挺翘。

绿色的纱裙轻轻飘起,搭在了李然白色的休闲装上,如雪地里的一抹生命之绿。

现场,因为这样安祥的氛围,而似乎陷入了短暂的宁静之中。

这种气氛,很淡雅,也很惬意。

绿色纱裙的少女像是找寻到了生命之中那最为宁静的港湾,可以让自己停靠生命之船,享受心目中一直憧憬着的一缕来之不易的幸福。

只是,这份宁静,很快就消失了。

那是娴静少女一声唏嘘的叹息声打破的。

“唉。”

一声唏嘘的叹息,让这个容颜秀美、青春娴雅的少女,多了一缕婉约的气质。

“李然,这一次聚会之后,我要去美国了,你……真的不愿意接受我吗?”

少女没有转过头,甚至没有动,只是微微低头,轻声叹息着说出这句充满了复杂感情的话。

“我是一个不祥之人,你跟着我,没有幸福可言的。”

李然目光没有太多变化,依然没有焦距的盯着那逐渐变得刺目的日出。

“你的伟大,显得自私而残忍!”

少女沉默了片刻,忽然很突兀的说出了冰冷而幽怨的话。

接着,她站了起来,背向李然,那窈窕的妖娆身材在淡金色的阳光下,显得非常的神圣而飘渺。

李然心中微微生出了一种说不出的悸动感,只是这份感觉生起的同时,他的双眼发黑,这世间美丽的色彩立刻化作了黑白色,如霍然之间,所有一切丧失了生机。

而那升起的一缕悸动,也如被寒冰镇压,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正是如此,李然这刹那之间表现出来的气质,反而极为的冷漠无情。

李然注意到,这种气息逸散开来的时候,身边的少女娇躯不由自主的颤栗了起来。

“林兮月,我真的要死了。”

李然凝视着林兮月即将远去的背影,忽然开口说道。

“啊——”

林兮月忽然转身,目光睁得大大的,娇躯剧烈的颤栗了起来。

她似乎已经无法控制自身的情感,又有些无法相信那如晴天霹雳般的话语,秀美的脸更是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你知道,我其实一直都很在乎你,更没有责怪你当初拒绝我的求爱。只是可惜,我给不了你要的幸福。但如果你爱过我,在我死去之前,答应我几件事,让我能死得瞑目。”

李然的目光非常的冰冷,但是那冷冰冷漠得令人窒息的目光深处,却有着火一样炽烈的情感。

以前,林兮月一直不懂。

但现在,千言万语都已经无法说出口,因为看到那种深邃得令人心痛的眼神,她芳心剧烈颤栗之后,忽然,什么都懂了。

有些感情,看透了心与灵魂,就会自然懂得。

因为那种眼神,是那么的孤独,又是那么的寂寞。

那种眼神深处,如有一抹燃烧着的灵魂之血,正在吞噬着、焚烧着李然的灵魂,一直到,李然死去。

“你……你说吧……”

林兮月哆嗦了起来,说话都在颤栗。

她心中充满了恐惧,充满了不安的恐惧。

她想询问李然怎么会知道这些,想知道李然如今不是好好的怎么会死,但最终,她什么都没有能问出来。

李然的眼神,已经足以说明,这一切都是真的。

而原本美丽的泰山山顶的日出,也似乎变得阴暗如血,像是狞笑着的魔鬼,正在以嘲讽的眼神看着这片天地里正发生的一幕。

“第一,等离开泰山之后,你去我居住的地方,将这块血石交给在我房间附近的两名容貌相似、眉心有一点肉痣的女子,之后,她们会一直保护着你,并会帮你父亲处理你们家遭遇到的各种难题。”

“第二,你不要离开华夏的范围,最好在三年之内如此。”

“第三,三年之内,你若遇到喜欢的人,就嫁了。如果忘不掉我,就等我三年。三年我若没有任何消息出现,那就代表我真的彻底消失了。”

李然说着,他粗糙的右手忽然捏成了一个拳头,接着又松开了拳头。

拳头伸开,那惨白色的手心里,躺着一枚拇指大小的红宝石。

这是一颗顶级的红宝石,那极度纯粹的光像是凝练了千万次以上的血液的精华,没有丝毫的杂质。

阳光下,这红宝石显得异常的妖艳夺目,显出了一种凄然而惊心动魄的美。

“我答应你……答应你……”

林兮月有些茫然的回答着。

她没有想到,等待了三年的期盼,会是如此凄然的结局。

她心中的惶恐和不安也更加剧烈,原本已经苍白的脸也更多了憔悴之色,令人心痛。她原本充满灵性而神采奕奕的双眼,也已经变得无比黯淡。

李然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个舒心的笑容,就像是放下了最后的心愿。

忽然,他的身影一点点的变得淡泊了起来,体内的血肉变得透明而诡异。

他就站在林兮月的面前,但林兮月却发现,李然的身影已经变得越发暗淡而透明,但是那鲜红的血,像是火焰在燃烧,而且越来越剧烈。

九重火焰,像是复活了的泰山,层峦叠嶂,显出了奇异的图案。火焰游动,像是一条条的火龙,在剧烈的咆哮着。

最终,虚空传来了一股血气,一道透明的、如缩小了的棺材一般的血光忽然出现了,在林兮月根本看不清的幻影里,血光忽然飞向了那金色的晨曦,消失不见。

隐约之间,林兮月如听到了苍古的钟声响彻在天地之间。

一刹那,恍若时光在极速的流逝着,林兮月懵懵懂懂,眼前的一切场景似乎都开始发生了不规则的偏转。

“当——”

“当——”

“当——”

……

一共,有九声。

钟声很飘渺,很虚幻,像是在耳边响起,又像是在梦境里回荡。

……

“姐姐,姐姐,醒醒。”

一个清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嗯??”

林兮月心中一颤,立刻看向了四周。

前方的天空,出现了一缕淡淡的红霞,泰山山顶的日出,似乎才刚刚出现。

“李然——李然,你在哪?”

林兮月如从梦中惊醒,立刻大声呼喊了起来。

“姐姐,姐姐!你这又是何苦,李然哥已经死了三年了,你如何还这样忘不掉!而且,他当初失足掉落泰山山顶也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不要再认为是你拒绝他让他想不开自杀了!”

林兮月身边的少女脸上出现了严重的担忧之色,明亮的目光里出现了晶莹的泪花。

她看着林兮月的时候,眸子里明显呈现出了极度痛苦之色。

“不,我刚刚还和他一起看……看日出……”

林兮月说着,声音渐渐的小了起来。

朝阳还没有升起,日出还没有出现。

而那先前血色的红宝石,却不过是她手背上的一个红宝石纹身而已。

“姐姐——”

那少女双眼之中的泪水忍不住哗哗的滚落了下来。

“婷婷,对不起,我又犯糊涂了。不过我已经醒来,你别担心了。”

林兮月苦叹了一声,随手拉起妹妹林兮婷的手,她的手很柔软,也很冰冷,没有一丝的温度。

“姐姐,你没事就好。这次之后,爸爸不会让你再来泰山了,他希望你去美国。”

林兮婷微微迟疑说道。

“妹妹,陪我去一趟李然曾经居住的那个地方吧,家里的难处,有办法解决的。”

“姐姐你——”

“听话,让我再任性一次,好吗?”

“姐姐,对不起。”

“相信我,相信我最后一次,好吗?”

林兮婷犹豫着,却见到了林兮月那无比憔悴的目光和脸庞,一时之间,她心神颤栗了一下,竟是再也狠不下心拒绝。

……


本站内容均来源于原创和网络转载,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